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2017年专题报道--砥砺奋进水惠民生--地方亮点
蹚出一条路——江西河长制试点靖安报告
2017-09-28

  蹚出一条路

  ——江西河长制试点靖安报告

  罗张琴

  

  车子驶过靖安入境牌坊。劈面照见了一座山。那座山,未名,是不见经传的那一种,骨骼却无比清奇。葱郁复葱郁。云遮雾绕的山尖,似乎就传来了水灵灵的歌声。

  双溪镇,北潦河,河北村段。

  河面开阔。江南的春天,雨是多情姑娘,毫无保留,用心血滋养草木江河,催开土地里的种子和花。

  春江水满,垂柳新绿。活泼的野鸭子,漾漾地游动。一只竹筏匀速撑来,河面生起稻浪般的碧波。最醒目的,是那个着橙色救生衣,站在竹筏上打捞河面垃圾的人。风吹浪打,闲庭信步,不只是伟人的气度,专注做一件事的凡人也常有。

  吴春生,是这个河段的保洁员。天晴下雨,每天巡河保洁至少两趟。雨势渐大,河面看着也干净,叫他上来。他却不肯,说:“还没结束呢。雨大,冲刷大,垃圾更得抢着清,不然,流到别的河段,让人家受累,还落个‘没素质’的坏名声,不好。”

  他拧着身子将竹筏轻巧一撑,手轻轻向后一摆,转眼,人和筏子去了别处。

  上岸后,我往他拎着的塑料桶里探了一眼,垃圾没多少。“老吴,也许将来慢慢就不需要保洁员了,让你下岗,收入少了,怎么办?”他憨厚地笑笑:“只要河清,我这最大的心愿也就了了。我做保洁可不是因为钱,不付工资,照样干。”

  熟悉老吴的人,在一旁点头,补充道:“老吴爱河,不让他干保洁,怕是会丢了魂。”前次,镇河长跟他开玩笑,说县上已将河流保洁工作服务外包,市场化管理有年龄限制,超过五十岁的不聘。老吴顿时就急了,说不聘,我当志愿者,免费干,行吗?老吴那几天,像表决心似的,整天整天就在河上待着,活干得勤且仔细。也多亏了他不歇工地巡着,及时挽救了一名落水儿童。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呀。

  耳目所接,世界生动起来。

  生动中,迎来一张笑脸、一截红袖标和一个唱自己所编《巡河歌》的人。“每天两趟来巡河,河床上下仔细看,哪里有垃圾,哪里有污水,蛛丝马迹火眼金睛;每天早晚来巡河,不怕日晒和雨淋,带上我的钳,挥起我的手,保护潦河我在行动……”

  王启明?

  他很诧异:“我们认识?”

  “猜的! 新闻报道中见过这首歌。”

  每个周末,王启明的老婆孩子都会跟他一块巡河,捡拾垃圾。低头抬头间,能碰到不少拎着垃圾袋、握着火钳的父老乡亲和孩子同学。相顾间的会心一笑,将一种情怀拓在万古不息的江河之中。

  当巡查员之前的北潦河是什么样子?河岸杂草丛生,河面挤爆了水葫芦,居民随意将生活污水倾倒入河的不少,鱼儿嫌弃都跑了。一下暴雨,上游漂来死猪,臭烘烘的,大家都掩鼻屏息绕河走。边走边嘀咕,这事怎么就没人来管。说实话,当时真想投诉,可琢磨一圈,都不知道该找哪家部门,似乎找谁都尴尬。

  后来呢?后来,有河长了,水里岸上,有事都找河长。河长的名字、电话、职责都在河边公示牌上亮着呢。河长,不推卸,也不需要大家提醒,啥事都主动管起来。清理淤泥和杂草,拆猪栏和沿河违建,垃圾集中处理,污水不准往河里排,污染企业全部关停,每天有人清理岸上岸下垃圾,建滨河公园和沿河各种景观带。直到这会,我们才真正感觉到住在河边的幸福。

  在我们居住的地球上,河流和生命是相伴相生的奇迹。再大的家园最终都会具体到一座城,一条河,一个人,一星微光上。“靖安是我家,人人是风景”。家园,是每个人的安身立命之地。风景,是江河之上的世道人心。

  说河长制是一场保卫河湖的人民战争,不为过。河长也是普通人,没有三头六臂。只有“以河为贵”的观念深入人心,“爱河、治河、亲河”成为每个人心理的自觉,河才能水清如镜。一封信、一份倡议、一场河长制主题诗会、一次“小手拉大手”活动……宣教如水,润物无声。不只是巡查员、保洁员,靖安,人人是河长。

  

  从“望得见山,看得到水,记得住乡愁”诗一般的语言,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朴实观点,再到“每条河流都要有河长了”欣然感叹,道尽习近平总书记构建百姓福祉、实现中国梦的赤子情怀,彰显总书记一以贯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执政理念。

  乡愁,从某种意义讲,其实是我们中国人对诗意山水的集体追忆。先民逐水而居,因水而兴,几乎所有文明都与水有关,几乎所有人的歌哭欢笑都与自然山水相交融。《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即是乡愁的情感表达。

  双溪镇马尾山村。一位妇人在河边洗菜。她小心剥下剥掉菜叶上的禾草荆棘,统一装在岸边一个小塑料袋里。下游,石砌的亲水平台上,正当年华的女子在浣洗衣裳。

  河边有几棵大樟树,最老的一棵有600多岁,五个成年人合围也抱不过来。一棵树下,几个带孩子的奶奶、妈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笑话。怀中的孩子,好奇打量这个山清水秀的世界。

  另一棵树下,一位老人正打着电话,听闻家乡发展旅游业,二话没说就要了大股份。老人问在外创业的儿子是否考虑,儿子说:“还用考虑?这两年,马尾山的水更清了,环境更美了,做梦都想回来。守着父母尽孝,守着山水发财,守着诗意栖居,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山岭梯田、古树庄稼、老屋炊烟、溪水鱼虾……我猜想,马尾山村的缕缕乡愁,此刻在挂断电话的那一头升起。

  蓝天、青山、净水,浮木桥、凉风亭、灵福泉,鹅卵石、老樟树、旧牌坊,古朴的版画,以及持帚的老人、戏水的孩童,劳作的妇女、牵牛引耙的农夫……投入水口乡青山村的怀抱,心头浓浓的乡愁瞬间被勾起来。

  村理事长、村级河长漆传水告诉我,青山村有底蕴,有渊源。唐代著名诗人刘慎虚归隐此地,建深柳书堂,布道授业,著书自娱。

  这些年,不少游子归乡,总在表达一个愿望:在文明进步、物质发达的同时,渴望家乡能多留存一些熟悉的田园气息,还原农耕文明的质朴之根。

  2015年,村民们自筹了20多万,交到漆传水手里,拜托他把青山村的山水草木呵护好,打理好。那一瞬间,漆传水的眼泪一个劲往外淌,“浑身上下,真是有那种热血沸腾的使命之感”。

  漆传水领着理事会一帮人,把青山村的水生态文明建设当成事业来做。河水携满山的苍翠向前奔涌。好水出好鱼,青山村有机三文鱼等水产品养殖业逐渐发展起来。十几户村民投资入股,开办农家乐,提供生态休闲农庄一条龙服务。好多游客来这爬山看水,感叹这里可换肺洗心。归来的游子感叹,有水的故乡,日子过出了新鲜感。

  突然想起靖安一小五年级的学生陈铭悦来。她写的作文《溜溜笑了》获县里举办的“小手拉大手”河长制进校园征文比赛一等奖。“我又可以和谣谣在水中嬉戏了。”“鱼儿谣谣”,对于像陈铭悦这样的孩子来说,承载着他们美丽的乡愁。

  “绿色生态是江西的最大财富、最大优势、最大品牌,一定要保护好,做好治山理水、显山露水的文章,走出一条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水平提高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路子。”这是习总书记寄予江西的深切希望。

  建设富裕美丽幸福江西,说到底是在经济发展、生态美丽的基础上,构建幸福诗意,让乡愁有一条抵达的路。唤醒乡愁,河长们正在努力。

  

  河湖是流动的,水的问题表象在河湖,根源在岸上。河湖管护创新,要抓住“牛鼻子”。

  河长制首先要解决谁来当家长的问题。

  靖安水务局长王仕钦直言,年年治水,年年反弹,根本原因是体制不顺。涉水部门10多个,“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是长期尴尬。

  “多龙治水”好比一个家庭人人都是家长,家长们一团和气也好,互不买帐也罢,到头来都是落个“无人管事”的下场。事没有人管,问题就会越积越多,犹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靖安直面体制顽疾,全县编织起一张覆盖河湖的责任网:县委书记任总河长,设县、乡、村三级河长,配巡查员、保洁员,合力治水。此举得到省水利厅罗小云厅长的高度认可,他说:“河长制组织体系核心是党政同责,统领九龙,合力治水。”

  靖安河长如何治河?把河道当街道管理,把库区当景区保护。是开阔思路也是具体方式。一河一策;构建“1+2+3+市场”管护模式;县乡村组联动,形成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巡河保洁制度;创建“靖安县河湖办易信群”,推行“互联网+河长”监管模式,易信晒河,高效处理问题。源头重治,系统共治。水里岸上,源头沿线,河长一盘棋,一起抓。2015年8月,动员大会一结束,靖安县总河长田辉迅速组织21家职能部门开展治河行动,目标:垃圾不落地,污水不入河,黄土不见天。

  严管、勤查、联动、重罚,及时清理,露头就打。关停14家采砂场,成功拍卖4个点的河道疏浚砂石收益权;关停木竹加工企业200多家;从源头堵截污染,投入9300万元建成了县城生活污水处理厂、工业园污水处理厂和9个垃圾压缩转运站;建成镇村生活污水处理站21座,日处理污水能力最高可达4500吨,集镇生活污水处理率达90%以上;陆续拆除违章建筑、养殖场等共计12.7万余平方米。

  一期投入1495万元,以云技术为引领、大数据为支撑的江西第一朵“生态云”在靖安惊艳亮相。我用手指在LED屏上轻轻一触,县城居民饮用水取水口的水源PH值、浊度和溶氧量等实时数据一目了然。逐“云”而来的生态保护无所不在。

  江西河长制区别于别处的核心就是保护优先。江西治河的终极目的,是在有效保护良好生态的同时,将生态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破解发展难题,走一条生态与经济双赢的路子,百姓共享生态红利。

  在靖安,河长制倒逼产业转型,成了经济强大的助推器。分管领导介绍,以前养猪业排污多,现在新发展的生态养殖场,有净化池、沼气池,通过循环经济基本实现零排放。水库现在人放天养。大多散养户退养后,逐步到园区就业或转型做旅游业。仅2016年上半年,靖安旅游综合收入8.57亿元,同比增长50%。目前,全县已建成80多个民宿文化点,吸纳800多农户入股,由此产生的旅游综合年收入达13亿多元。

  绿色食品公司、旅游地产公司、医药生产集团、亲水旅游集团、峡谷漂流集团纷至沓来。汉辰公司果断注资,盘活了宝峰镇一个“僵化项目”,计划投资3个亿在洋螺洲打造养生养老休闲区;香港新和源投资3.8亿在北河沿途的渣滩地块打造禅意养生养老项目,一家精品民宿酒店正在建设当中;投资8000万元的休闲农业航母——百香谷生态园落户高湖镇;投资13亿元的东百源生态养生谷正在双溪镇火热施工;由省水利投资集团规划投资的北潦河流域生态保护和综合治理项目,即将在靖安拉开大幕。

  河长制带来的生态红利也体现在村民悄然饱满的钱袋子上。肖峰饭店,店主肖峰正在忙着招呼客人。他告诉我,以前河水不干净,河岸脏乱差,前来旅游的人少,饭店生意也不好。自从实行河长制后,水生态环境改善了,加上镇里打造成了禅韵生态小镇,去年以来,他的饭店年纯收入由往年的1万多元增加到10万多元。

  思路一新天地宽。当生态系统质量提升,绿色产业体系建立,人居环境明显改善,百姓安居乐业,收获更多的经济获得感,谁还会愿意破坏自己心中的桃花源?

  挥手自兹去,流金淌银来。正是阳春三月,可人的河水,浩然成势。江西,蹚出一条路,春与青溪长。

责编:李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