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2017年专题报道--砥砺奋进水惠民生--地方亮点
河北水资源税改革的“加减乘除”
2017-09-28

  河北水资源税改革的“加减乘除”

  孔更辉

  2017年8月1日上午8点,河北省元氏县水务局。任新楼一上班就打开电脑,登录“河北省水资源税取用水信息管理系统”,屏幕上7月份全县各大企业的用水量一目了然。

  “税改前可没这么轻松,总是上班前就赶到厂子门口堵老板,为征收水资源费的事磨薄了车轮子、磨破了嘴皮子;现在的用水数据通过网络传到水务局和地税局,点点电脑或手机就能把水资源税征缴入库。”作为县水资源管理办公室主任,一谈起水资源税改革,任新楼脸上就洋溢出满满的“获得感”。

  水资源税改革,是中央为深化财税体制创新、促进水资源可持续利用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而部署的一项重要改革任务,2016年7月1日在河北率先启动。一年多来,省水利厅发挥主力军作用,与财政、地税等部门通力合作,灵活运用“加减乘除”多项措施,推动了一场政府从“上门收费”到“上网征税”,企业从“粗放用水”到“主动节水”的深刻变革。

  “加”强取水管理

  开征水资源税,及时、准确掌握“谁在取水”和“取了多少水”是前提条件和首要任务。

  过去,水资源费作为非税收入,水利部门“单打独斗”,征收强制性较弱,使得企业用水缴费意识不强,抵触情绪较重,有的偷调水表,逃费漏费;有的不计水量,按年包费;有的擅自取水,私打“黑井”。还有的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随意出台减免水资源费的土政策;有的市县不按比例和时限上缴,坐收坐支。

  规范取水计量是税改的“第一粒扣子”,为把详实的取用水底账提供给地税部门,省水利厅在水资源税改革的第一天就策划打响了取水计量“零点行动”,全省各级水利部门会同地税、公安等部门联合行动,对各类用水企业开展拉网式排查,发现未办理取水许可的“黑井”或未安装正规水表的取水设施,责令在规定时间内改正。逾期未改正的,按最大取水能力征缴水资源税。

  “税收的刚性作用,使得用水户纷纷主动接受水资源管理。税改以来,全省共补办取水许可证4300余套,许可水量3.8亿立方米。年取水量1万立方米以上的2438家和年取水量10万立方米以上的1188家非农取用水户安装了在线计量监控设备。”河北省水利厅税改办常务副主任王英虎介绍说。

  依照“水利核准、企业申报、地税征收、联合监管、信息共享”管理模式,水利部门共向地税部门移交非农取用水户信息1.5万户,并逐月提供取用水量,费税转换无缝对接、平稳过渡。随着制度的进一步严格,漏征、少征、拖欠等问题得到根治,税改1年来共征收水资源税18亿元,比2015年水资源费增收近1倍。

  “减”少办税奔波

  当今时代是“万物皆互联、万事网上办”的时代,让水资源税征管也插上信息化的翅膀,是改革者孜孜不倦的追求。

  税改中,既有刚性执法,又有柔性服务。为了让企业歇歇脚,免去在水利和地税等部门之间奔波之苦,省水利厅主持开发了“河北省水资源税取用水信息管理系统”。税改后的第二个月,系统即上线运行,涵盖了取水许可证台账管理、水量核定录入、数据查询、统计分析报表、在线打印水量核定书等水资源税征管的各个环节。一年后,又对系统全面升级,发布了2.0版本,细分为水利、纳税人和地税三种客户端,还开发了手机APP。

  在水利端,可以远程实时监控用水情况,查看系统自动汇总的每月用水量,生成水量核定书发送到纳税人端和税务端。

  在纳税人端,可以查看水利部门发来的水量核定书,如有异议,可向水利部门申请复核;待确认水量核定书后,按地税部门纳税通知,在网上就可办理缴税业务。

  在税务端,每月初收到水利核准、企业确认的水量核定书后,系统就能自动计算应缴税额,并向企业发送催报催缴短信;企业缴税后,将征税信息回传到系统,实现各方信息共享。

  为提高水资源税改革的公开透明,还设置了专门网站,公开业务办理流程,提供政策文件下载,交流市县工作经验,听取群众意见建议。

  河北诚信有限责任公司是元氏县第一用水大户,“现在应用水资源税系统,确认水量、缴税都在网上办理,足不出户就能完成水资源税缴纳,既省时间又省人力。”副经理智群申对网上办税已得心应手。

  “乘”势拓源压采

  水资源“费”改“税”,收税只是手段,节水才是目的。

  河北是资源型缺水省份,地表水严重不足,经济发展被迫大量开采地下水,造成了多个地下水漏斗。近年来,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和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的实施,为企业转变用水方式提供了条件,但企业节水的积极性尚未充分调动起来,免费或低价抽取地下水的惰性还在延续。

  为倒逼企业换水关井,河北的水资源税设计了“五高五低”差别税率,即:地下水高、地表水低,严重超采区高、一般超采区低,计划外用水高、计划内用水低,特种行业高、一般行业低,工商企业高、农业生活低。对于取用地表水的企业而言,缴纳的水资源“税”与“费”前后基本不变,而对于取用地下水的企业而言,“税”比“费”成倍增加。

  在经济杠杆的作用下,一些企业不再“淡定”,在调整用水结构、提高用水效率方面“八仙过海”,引江水、水库水、海水、中水纷纷成为“抢手货”。全省128座水厂切换了引江水,邢台市还兴建了向兴泰电厂、邢台钢厂等企业的江水直供工程;河钢集团唐钢公司在行业内率先实现工业水源全部取自城市中水,享受到了免征水资源税的优惠政策,年少缴水资源税3000多万元,年节约新水1460万立方米;唐山市三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将淡水凉水塔改造为海水凉水塔,地下水用量比重从改革前的60%下降到当前的8.7%;保定市东京都高尔夫俱乐部同时采取了污水回收利用、雨水回收、改种抗旱草种、合理规划浇水时间等多项节水措施……

  王英虎拿出2015年和2016年的《河北省水资源公报》作比较:“全省2016年地下水取用水量占总用水量的比例由2015年的71%降至68%,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较上年降低7%。另据第三方机构问卷调查,526家企业中,已调整或有意向调整用水结构、减少地下水使用的有329家,占比达62.55%。”

  “除”祛大地疮疤

  一眼眼黑森森的机井,就像燕赵大地上的累累疮疤。关停不必要的机井,让地下水休养生息,是河北水利人多年的夙愿。

  在水资源税改革倒逼大量工商企业弃井换水的同时,河北省政府还在2016年年底出台了建立健全水价调整补偿机制、鼓励用足用好引江水、关停南水北调受水区自备井等多项配套政策,助推水资源税改革,促进全省地下水生态修复。按照“应关尽关、先供水后关停,关管并重、能管控可应急”的原则,关井工作迅速铺开,在2015年以前累计关停城市自备井近4000眼的基础上,2016年当年关停1010眼,其中沧州市区自备井已全部关停。

  指着县城地图上的54个红色圆圈,任新楼对关停自备井的成果如数家珍:“我们对自来水公司供水范围内的小区、机关、企业、学校、医院进行全面排查,对发现的自备井逐一封存,减少了地下水无序开采,县城居民全部喝上了长江水。”

  作为机井数量和取水量大户的农业领域,同样开展了压采封井行动。一方面,实施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2014-2016年共发展地表水置换地下水灌溉面积537万亩,累计关停农业灌溉机井4190眼;另一方面,出台《河北省地下水管理条例》,加强地下水取水管理,近3年来核减地下水开采量3000多万方,300多个农业开发、国土整治和扶贫等项目取消了凿井工程投资。

  为将农业用水也纳入水资源税管理,河北创造性地采取了“以电折水”的办法,有效解决了农户数量多、机井计量设施安装率低等难题。目前已量测发布了“以电折水”系数成果,待电力部门提供机井年度用电量后,即可推算出用水量,超过用水限额的部分就会被征缴水资源税。这样,全省数量庞大的农用机井将被监控起来,取水不能再“任性”。

  “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宁可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因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总书记深刻剖析了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之间的关系。而水资源税改革,通过将“水”与石油、煤炭并列为资源税征收对象,提高社会对水资源价值的重视程度,正是落实总书记“两山论”的生动实践。试点一周年之际,圆满通过了国家相关部委评估,河北的经验将陆续在其他省份复制、推广。面对水资源税改革的显著成效,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宝全依然冷静而坚定:“作为水资源税改革的探路者,我们将继续保持‘想改’的朝气、‘敢改’的勇气和‘善改’的锐气,持续加强水资源管理工作,切实当好‘绿水青山’的守护者”。

责编:李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