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2017年专题报道--砥砺奋进水惠民生--地方亮点
让每一条河都洁净流淌——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长制观察
2017-09-28

  让每一条河都洁净流淌

  ——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长制观察

  陈松平  范智

  62岁的齐永瞻怎么也没想到,家门口的小垾河又可以淘米洗菜了。他在河边洗菜时高兴地对记者说:“臭水河又变回我小时候打水、游泳的清水湾,多亏有了河长。”

  “六十年代淘米洗菜,七十年代洗衣灌溉,八十年代水质变坏,九十年代鱼虾绝代……”这是众多和小垾河一样的中小河流曾经因遭受污染而水质逐渐恶化的真实写照。

  如今,和家住芜湖县陶辛镇李家村的齐永瞻一样,安徽省许多生活在河边的老百姓都发现,家门口的河流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污染的河清澈起来,断流的河流动起来。2017年4月底,记者一行行走江淮大地,实地感受到了推行河长制带来的水质轮回——“鱼虾绝代”渐渐回归“淘米洗菜”。

  治河是惠及百姓的最大民生

  暮春时节,皖南大地草木葱茏、水清河畅。

  在黄山市徽州区呈坎镇汪村,记者看到,绕村而过的众川河清亮透底,倒映着两岸的依依垂柳,河边用石板铺就洗菜、洗衣的漂台,沿河散布着古色古香的徽派古民居,好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秀美水乡画卷。

  “以前到了这个季节,河里是干枯的,而且垃圾到处都是,别说洗菜了,就是灌田都没得水。”正在洗衣服的村民谢国英告诉记者,“河道整治以后,水变清了、河变宽了,大家洗菜洗衣服也方便了。”

  众川河是新安江上游丰乐河的主要支流之一。 2013年,徽州区全面推行河长制,对众川河开展了以河道疏通清淤为主的综合治理。如今,“水清、河畅、岸绿、景美”的众川河已初步形成。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像徽州区这样的河长制先行实践区县,在安徽还有不少。

  4月26日下午,记者在芜湖县水务局党组成员童跃忠手机上看到,一组河道清理现场的照片在“芜湖县河长工作”微信群里陆续上传:六郎镇方村沟河长万金贵在河道巡视时,发现河面上有垃圾,现场组织人员一同清理,并通过微信及时向芜湖县河长办公室汇报清理进展。

  这是芜湖县创新河长制举措的一个缩影。自2015年被水利部确定为河湖管理创新试点县以来,芜湖县全面实行河长制,大力实施工业污染防治、农业污染防治、清淤护岸活水工程、农村清洁工程和居民生活污染治理“六大工程”,空气、水体、土壤等污染逐步得到控制,自然环境和居住环境得到改善,成为惠及百姓的最大民生。

  在天长市万寿镇忠孝村老年志愿巡河队,记者随手翻开《巡河日志》,看到这样的记载:4月6日,上午8时,白塔河忠孝段水面清澈,水位适中,水中无垃圾、漂浮物……

  去年以来,天长市以河长制为抓手,统筹推进辖区内河湖水环境保护工作,实现了“河、湖(库)长”全覆盖,形成了市、镇(街道)、村(社区)三级联合作战的责任网络。市、镇两级实行每日巡查一台账、每周垃圾一清理、每旬环保一宣传、每月信息一上报,主动出击,让河水环境治理成为常态化。

  2013年以来,安徽省合肥、铜陵、芜湖、黄山等地市,以及芜湖、蒙城等区县,积极探索以水污染防治为主要内容的河湖管护体制机制创新,让这里的每一条河流回归、蜕变、升华,并深刻影响到每一个临河而居的百姓,为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长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家门口的河都要有责任人

  从蓝色的“河长公示牌”走过去,眼前就是整洁美丽的沿河沟,两面草皮护坡伸向远方,干净的水面上倒映着远处河道管护员正在工作的身影。

  与芜湖县的沿河沟一样,安徽省所有河流都要在交通桥和河岸交叉处显要位置,设立“河长公示牌”,公示河长姓名、管理单位、河道起讫、管护标准、监督举报电话等。3月6日印发的《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明确,今年9月底前,全省建成省、市、县(市、区)、乡镇(街道)四级河长制体系,覆盖全部河流和湖泊。

  “河水流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人对其负责。这些对河流‘负责’的人,就是是从省到市、县、乡、村的各级河长。”安徽省水利厅水管处处长朱雪冰说,在河长制组织形式设计上,安徽省分级设立河长、分级建立河长会议制度、分级设立河长制办公室。省级设立总河长,由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副总河长由常务副省长担任。今后安徽省的河长名单里,有省委书记、省长,也有市长、县长、镇长和村支书、村主任。

  河长虽然管的是一条河,但要解决的问题却超越了一条河。芜湖县水务局局长汪火树说:“从我县的实践可以看出,党政一把手担任河长,能有效解决‘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的顽疾,从而由政府主导改变粗放发展方式,发展绿色产业,破解水生态难题。”

  地处长江下游南岸的芜湖县,河流湖泊众多,水系发达,是典型的江南水乡,自古就有水产养殖的习惯。“以前是出价最高的中标,中标后就拼命投放饵料、化肥,高密度养殖,顾不上保护水质。”渔业养殖大户后惟国,承包芜湖县东港湖700多亩水面从事水产养殖已经有8年时间,他告诉记者,前年县里实行河长制后,政府废除高价竞标,合理确定水面发包价格,公开摇号确定水面承包人,从制度设计上杜绝了生态破坏。如今,在政府扶持下,他走上了生态化、多样化养殖之路。

  随着河长制的层层推进,安徽省涉水产业结构调整也在不断加速,沿河、沿湖企业不得不放弃传统落后的生产方式,关停超标排污企业,寻求清洁生产方式,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同时,民间治水力量也被带动,参与积极性得到提高。

  每一条河流都有自己的生态,每一位河长就是守护这条河流生态的责任人。3月底以来,安徽省吹响了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号角——各地市密集出台“河长制工作方案”,5个督察组分赴全省16个市、2个省管县对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进展情况开展督查,就是要让全省“每条家门口的河都有责任人,出了问题一追到底”。

  治理常态化才能“河长治”

  “‘绿树村边合,水影庄外斜’,把唐代诗人孟浩然《过故人庄》中的名句改动一下,就是对这里最好的写照。”这是自驾乡村游的合肥市民郭响林对芜湖县六郎镇官巷村的评价。

  官巷村形成于北宋末年,全村四面环水,因水而兴,被称为“一座漂浮于水上的村庄 ”。水环境治理,让其再次成为旅游热点。如今的官巷村,小河潺潺,湖水清清,鸟儿啁啾,水草青青,风光如画。

  在六郎镇河长办主任沈俊看来,要持续保持水活、水畅、水美,不反弹,关键是要在河道整治上推进长效管护。近年来,芜湖县六郎镇通过强化监督、严格考核,开展了建立河道长效管护机制的实践与探索,推动了水环境持续向好。

  “我们建立‘一塘一档’,把对治理的河塘水质进行动态监测作为水面承包户奖惩考核的评价依据,通过制定‘三水共治’村级考核、‘一线河长’考核、水面管理水资源发包办法、承包户保证金制度等,夯实长效管护机制。”沈俊解释说:“比如,承包户采取保证金制度,水质达标有奖励,水质下降从保证金中扣除部分金额,对污染严重、不能按期整改的将启动法律程序,终止承包合同,没收水质保证金。 ”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水环境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朱雪冰说:“问题导向、因地制宜是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关键点,河湖管理保护应该从不同河湖实际出发,统筹上下游、左右岸,实行‘一河一策’、‘一湖一策’,把各个环节统一起来,齐抓共管,让百姓不断感受到河湖生态环境的改善。”

  远古时期,鲧因治水九年“功用不成”,而被舜帝放逐羽山;禹因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十三年终克水患,被民众拥戴为领袖。一奖一惩,问责分明。古代治水执行简单朴素,现代河长制能否收到实效,关键要看责任是否落实。

  为使河长制收到实效、落到实处,《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提出五项保障措施,其核心就是强化考核问责和社会监督,提升执行力,从而形成治理水污染、保护水生态、实现断面水质达标的领导挂牌、属地负责的责任体系,形成了人人头上有责任、上下合力治污染的局面。

  安徽省提出,到2020年,水资源得到有效保护,水环境质量不断改善,水生态持续向好,保持现状河湖水域不萎缩、功能不衰减、生态不退化,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

“推行河长制,治理好老百姓身边的水环境,是更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的责任所在、民心所系。”安徽省水利厅厅长方志宏表示,河湖治理非一日之功,河长制重在建立水清岸绿的长效机制,我们将根据中央和安徽省委、省政府的最新部署要求,加大河湖治理与保护力度,严格河湖管理监督考核,变集中式治理为常态化治理,实现“河长治”。
责编:李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