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报道>2016年专题报道>2016防汛抗旱专题>流域动态

一场与未知的较量——太湖流域全力应对严峻汛情
  2016-06-27 15:34  

  本站讯 如果来了大水,“淹不得,淹不起”的太湖流域是否能及时排水?这牵动着所有太湖人的心。

  6月16日17时30分,太湖防总防汛会商会已经开了近3个小时。太湖防总常务副总指挥、太湖局局长叶建春正和防办工作人员研讨流域性大洪水的应对工作。而类似讨论自今年4月太湖水位迅速上涨后就从未停止。

  3.87米!6月14日的太湖水位位列历史同期第2位,高于大水年1991年、1999年的同期水位。“后期降雨仍将偏多,不排除发生超标准洪水的可能性”的气象水文预测,进一步加重了太湖流域的防洪压力。

  面对可能发生的汛情,太湖人丝毫没有退却。他们按照陈雷部长“从最不利情况着手,向最好方向努力”的要求,立足防大汛、抢大险、救大灾,时刻绷紧防汛抗洪这根弦,扎实准备,科学调度,全力以赴。用太湖防总办常务副主任梅青的话来说,即“竭尽所能”。

  立足于防

  积极做好各项准备

  6月3日、12日、21日,太湖防总3次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华东区域气象中心实时发布流域最新气象信息;太湖流域管理局水文局根据气象部门最新数值预报成果滚动更新未来3天的太湖水位预报;太湖防总从4月1日起安排防汛值班,相较往年提前了1个月……

  宁可备而无汛,不能汛而无备。

  从加强水文预测预报、会商分析和值班值守,到及时启动应急响应,太湖流域早谋划、早安排、早行动,下好防汛抗洪“先手棋”。

  据水文局水文水资源处副处长金科介绍,原计划于2016年年底完成的太湖流域水情特征值修订工作,经过大家加班加点,已在5月份完成。防汛和水文工作人员的“红宝书”《太湖流域水情宝典2.0版》出炉。

  “太湖水文不止步于简单预报太湖水位。”金科所说的正在开发中的水文预报模型,可将预报范围从太湖水位扩大到河网代表站水位,从太湖流域扩大到浙闽地区,是太湖局防汛抗旱指挥系统二期工程重点建设内容。

  太湖防总4月即已组织开展各类技术分析和基础资料准备工作,系统梳理流域防汛薄弱环节,召开专题会议总结1999年太湖流域特大洪水防御经验,提前研究制定2016年太湖流域防御洪水调度对策措施。方案提出了太湖不同水位情况下可采取的洪水调度措施,特别分析评估了超标准洪水防御中不同调度措施对流域区域的影响。

  流域各省市也积极投入到防御可能发生的流域性大洪水的准备工作中。江苏省防指5月30日至6月5日,举行近年来参加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军地联合防汛抢险演练;浙江对现有的3.38万个预案进行梳理、完善,储备了总价值约7.11亿元的各类防汛物资;上海把全市16个区县分成4类,分别对各区县防汛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风险、隐患进行梳理、分析和整改。

  如今,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随地“掌上”了解太湖流域实时水雨情、气象预报、防汛工作动态等信息。“太湖防汛抗旱”微信公众号针对太湖流域人口资产稠密,洪水风险受到多方关注的现实情况,为流域防汛抗旱信息共享和市民第一时间掌握太湖水雨情信息提供便利。

  超常规应对

  加强骨干工程调度

  特殊时期采取特殊对策。

  4月26日,太湖水位上涨至3.53米,位列1954年以来同期第一位,杭嘉湖地区河网水位普遍超警。当天下午,叶建春主持防汛会商会,决定将望虞河常熟水利枢纽调整为闸泵联合调度,商江苏省防指提前启用常熟枢纽泵站,超常规运行全力排泄太湖洪水。

  6月14日,江苏省面对太湖及河网水位居高不下的严峻形势,在沿长江相关水利工程自排的基础上,超常规启动白屈港枢纽泵站等三座沿长江泵站参与排水。浙江省加大南排工程排水力度,并配合太浦闸全力排泄太湖洪水。上海市进一步完善防汛调度方案,将汛期水利控制片面平均最高控制水位下降10~20厘米。

  团结治水,形成防汛合力。这对于流域与区域、防洪与除涝、上游与下游矛盾突出的太湖流域来说,可谓打了一场漂亮仗。

  如果说区域加大工程排水力度,是担当战场上的“特种兵”,那么望虞河、太浦河两条骨干河道,则是作战时的“主力军”。作为太湖排泄洪水的主要通道,两河枢纽早在今年4月,就已提前进入24小时值守和运行模式,争分夺秒开闸排水。

  记者6月17日来到太浦闸现场,只见10孔闸门全部提出水面,太湖水快速流淌,经太浦河汇入黄浦江。针对太湖水位偏高、后期降雨可能偏多的情况,从2月开始,太浦闸就加大排水力度。截至4月1日,太湖水位降至3.09米。4月中旬,太浦闸泄洪流量已加大到500立方米每秒。

  “这在往年同期是很少见的。”太浦闸管理所所长李宁谈起今年的开闸泄洪力度不无感叹,“截至6月17日,太浦闸共排泄太湖水11.84亿立方米,然而,2014年同期数据仅为6.68亿立方米。”

  说起这样的变化,在太浦闸工作了31年的秦惠忠深有感触:“总体感觉今年来水比较多,泄洪早,排量也大。”正和他一起检查启闭机钢丝绳的董浩,是入职还不到一年的90后。他向记者说起6月3日启动应急响应的当天,彻夜无眠的经历。“一会儿还在排水,一会儿就倒流了,为了尽可能多放水,我就随时看,随时调整闸门,一晚上都没睡。”虽然入职不久,但董浩对这样的工作状态已经习惯。

  同样,早就对彻夜值班习以为常的还有望亭水利枢纽的郭宏瑞。“4月28日下午3点开始,望亭水利枢纽全力排洪。现在吃住都在这儿。”进入5月后,已值班19天的郭宏瑞说,“今年能明显感觉到压力大,精神上要时刻保持高度紧张。”据悉,望亭水利枢纽排洪至6月17日,共调整闸门58次,其中18时至次日6时调整14次。在全力排洪期间因倒流原因,临时关闭闸门11次。

  巩固薄弱环节

  加快引排工程建设

  “忧心。”看着太湖流域防洪工程图,梅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太湖水位易涨难消,每天降幅不会很大,超标准洪水调度措施的可行性也有待进一步分析和协调。再加上中长期的气象信息无法准确预测,作为一名防汛人,不免忧心。”

  不过,在梅青眼里,“忧心”并不是坏事。“忧心”的背后是对太湖流域防洪薄弱环节的了解,也是“对症下药”的前提。

  目前,太湖流域整体防洪能力还达不到防御各种降雨典型5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太湖洪水出路不足,流域防洪规划确定的太浦河后续工程、望虞河后续工程、吴淞江行洪工程等流域骨干工程尚未实施。

  据介绍,担负防洪、水资源配置、水环境改善等综合任务的太湖流域性骨干工程,涉及流域与区域、上下游、左右岸等复杂关系,面临技术论证难度大、工程效益不明显、效益不平衡、地方意见不一致等突出问题,工程进展较慢。

  只有全力推进太湖水环境综合治理骨干引排工程建设,加强新建工程尾工建设力度,才能发挥工程体系调控作用。6月20日江苏传来消息,在建新沟河江边枢纽工程,已将闸站下游围堰拆除至具备泄洪及排涝运行条件。

  补齐短板,方能合力争胜。

  水利部总规划师张志彤率国家防总工作组于6月14日至16日,深入太湖流域指导防汛抗洪工作。他强调,流域有关省市要摸排环太湖大堤、京杭运河堤防、太浦河、望虞河等工程薄弱环节,系统分析工程安全和防洪风险。各地要摸清圩区情况,界定圩区属性,合理制定圩区工程运行方案。

  太湖流域梅雨期6月19日如约而至,防汛攻坚战正式打响。太湖防总督促地方针对薄弱环节,提前与解放军、武警部队对接,以利于部队预置抢险力量。

  雨洪大小尚未可知,防汛抗洪曲突徙薪。叶建春表示,要充分发挥太湖防总平台作用,健全沟通协调机制,不断扩大共识,共同防御可能发生的流域性洪水。

作者:滕红真 尤珍 黄志兴 责编:杨柳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