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水情未了
  2013-03-01 12:24  

    广东省梅州市水务局  曹闻一

(作品荣获“纪念中央水利工作会议召开一周年”有奖征文活动散文类二等奖。)

  专家点评:作品以深情的笔调描写了父子两代人与水的缘分和对水的深厚感情。父子同心,共同描绘水利工作的蓝图。字里行间蕴含着对水利工作的热爱,做到了以情动人。

  原文:

  今年三月三日,父亲走完了人生的全程,与世长辞,享年九十三寿。送别父亲的那一天,亲朋好友们纷纷前来告道别,悲痛万分。那天一早,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初春时节下这么大雨是很少的,让我再一次感觉到,父亲的一生总是与水有缘。老天爷好像有灵,他老人家也泪洒大地,为我们失去父亲而痛哭,以降雨水的方式来表达哀悼!

  父亲的名字叫“淼山”,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我已无从考证。但是,按照客家人的说法应该是,父亲出生以后是命中缺水,要给予“补水”,才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所以取的名字有足够水量的“淼”字,以补其不足。果不其然,父亲从此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难道是其命中注定?

  不知道是不是爷爷的有意安排,父亲出生后不久,我们全家就搬到梅城上市的江边居住,是梅江水滋润着父亲成长。说来也奇,父亲从小特别爱水,喜欢在水里玩耍,又住在江边,他练就一身好水性,在梅江发洪水时可以在激流中横渡数百米宽的梅江,常常把奶奶吓得不知所措,而每次都是有惊无险,还常常带回一些“战利品”——上游洪水冲下来的物品。

  母亲与父亲结婚以前的名字叫林凤娇,与父亲结婚后被父亲改为“林乔”。我知道这段历史后曾经问父亲给母亲改的名字有什么含义,父亲笑笑解释说:“现在我们夫妻的名字连在一起是有水有桥(乔),有山有林,这样的世界岂不是很和谐!”想想还真有道理,父母是远近有名的恩爱夫妻,他们同是教书匠,生活并不富足,可他们相濡以沫七十载,恩爱有加。在父母钻石婚时父亲为他们自己写了一幅对联,上联是:舌耕半世纪之乎者也同研讨,下联是:结婚六十载苦辣酸甜与共赏,横批是:情坚逾钻。有趣的是,十年前,父母还得过梅州市交谊舞大赛老年组的冠军奖。

  父亲确实是喜欢水,与水有深厚的情感。我小的时候,父亲教我认的第一个字就是“水”字。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很喜欢水,而且特喜欢游泳运动,多少年以来,无论是春夏秋冬,游泳是我每天的“必修课”。而且在父亲的引导下,我的一辈子都“交给”水了。在我考大学时,父亲就不断地动员我报考水利专业,他说水是生命之源。他还用老子的话“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来鼓励我,他认为从事水利工作是做善事。他还告诉我他的一个想法,如果在梅城的下游筑一条坝,可以使山城出平湖,多美啊!结果我考上了水利的名牌大学——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实现了父亲的心愿,当我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父亲是喜形于色。我大学毕业后从此从事水利工作,几十年来成天与水打交道,父亲则倍加关注水利,他是《中国水利报》的忠实读者,看到今日我们梅州水利的辉煌,特别是梅城出平湖的美景,其中也有儿子的汗水,他老人家喜悦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这也成为父亲常在别人面前“炫耀”的话题。我要感谢父亲,是他引导我走上了治水的道路。

  去年初起父亲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健康情况每况愈下。当知道中央出台1号文,紧接着召开了中央水利工作会议,水利的新形势让父亲眼前一亮,病痛仿佛也减轻了,他说:“一九七八年是科学的春天到了,今年是水利的春天来了!”。战鼓催人紧,为跟上新的形势,我每天早出晚归,风尘仆仆。时间长了,母亲和妻子难免有些怨言,而此时父亲最能理解我,他常常是我的“保护伞”,为我解围,鼓励我。

  “人生自古谁无死”,九十三寿对男人来说是不多见的,也许是父亲这生爱水,有了充沛的水,得益于水,所以他老人家长寿。如今,父亲走了,他走的很安详,他很放心!因为,人水之情将延续,他相信我们一定会爱护梅州的水,保护梅州的环境,把梅州建设得更加美好!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