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岁月
  2013-03-01 12:12  

  山东省菏泽市水利局  吴运芝

(作品荣获“纪念中央水利工作会议召开一周年”有奖征文活动散文类三等奖。)

  专家点评:作品真实地表现了水勘队工作人员在艰苦的条件下苦中作乐、心系百姓的情怀和坚韧顽强的精神,令人感动。

  原文:

  我生长在平原,但我对山峦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这源于我毕业前的那次实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山东益都的部分山区极度缺水。我们的实习工作就是为那里的百姓勘察地下水,查找水源。在既不险峻、也无雄奇的山与山之间穿梭,在山与山之间的村庄驻扎。在那片贫穷、偏僻的地方,我们和省水勘队的老师们与钻机为伴和岩石为伍,度过了近一年的岩石岁月。

  我们所到的山村都没有机井,乡亲们吃用的都是水窖里的水。水窖在离村一公里多的山坡下,而且一个村也只有这么一个水窖。水窖很大,水却不多,需要用很长的绳子,才能接触到水面。我们每次洗衣服都是女房东帮着打水。一段时间以后,卫生方面也就入乡随俗,得过且过了。不记得那时多长时间才洗一次澡,因洗澡得去二十公里外的益都县城。

  在野外工作,最难熬的是冬天的夜晚。站在井口操作钻机,虽不需要复杂的技术,但也要处处小心。有时还要爬上井架,冒着脚下打滑的危险,上到最高处,拿钢钎把跳槽的钢丝绳别回去。站在井架旁,双脚冻得不听使唤,冷风吹进衣服,浑身冰冷冰冷的。望远处,是黑黑的大山,只有偶尔听到的一两声狗叫,才让我们感觉到附近还有村庄。

  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飘雪,我们照常看着钻机往地下钻。换钻杆,敲打岩石,再把敲打下来的岩石按顺序排列,然后测量、分析、记录。下雨时,雨打在脸上,刺骨地疼;下雪时,雪飘在脸上,会在眉毛上结冰。漫漫长夜,看着时针一分一秒地挪动,盼着天亮和太阳的升起。

  岩石岁月,有艰苦的历练,也有美好的回忆。起伏的山峦、辽阔的荒原和浓郁的乡情也铸就了我们诗一般的浪漫情怀,使我们这些从事野外工作的人,品味着辛苦中的悠悠快乐,咀嚼着蜜糖一样的幸福。

  山里的春天如此多娇,各种花儿都攒足了劲儿,争奇斗艳。在那个春天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山丹丹花,它长在一座小山坡上。我看着,嗅着,那颜色,那香味,让我的心一阵阵在震颤。

  夏夜,我欣赏到了“明月未出群山高,瑞光千丈生白毫”的景致,也见识了天下最干净最繁茂的星空。坐在山头上,星星向我靠拢,似乎伸手就能抓上一把。有时,一阵流星雨落下,那么慢,那么轻,似乎要让我多看一会儿,看着它们燃烧着走完天上的路程。

  山里的秋景更是斑斓迷人。高大的柿子树上挂满了橘红滚圆的柿子,矮小的山楂树缀满了紫红色的山楂,小小的院子里堆满了雪白的棉花、黄色的玉米,窗前挂满了鲜红的辣椒。因为缺水,他们的庄稼收成并不好,但是他们收获了春天播下的希望,脸上也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寒来暑往,我们的付出也有了收获。钻到水层,取水样拿去化验。结果证明水质很好,可以饮用。乡亲们欢呼雀跃地涌向井台,争着去品尝样水。水的甘甜让淳朴的山民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与温暖。对他们来说,有了水,就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就可以实现更多的愿望。

  岩石岁月已经离我很远了,过去二十多年了。但我的那些同学依然在经历着岩石岁月。他们走出山东,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他们的家人说:长期和岩石打交道,心都变硬了。他们所到之处的乡亲们却说:他们是拯救人类的天使,是上善若水。他们说:我们也不缺乏对父母、妻子、儿女的爱,只是让水占据了整个身心,无分身术;二十多年的岩石岁月,不是没有怨言,不是没有想到过放弃;但一想到那些渴望的眼神,那些因水而致贫的乡民,因缺水而干枯的幼苗,所有的怨言和退却都随云飘散、随风而去了。

  水是生命之源,是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源头,承载一个民族的源远流长。水利勘探是我们水利行业最艰苦、最荣耀、最能体现人生价值的职业。我怀念曾经的那些日子,我常想: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再度岩石岁月。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