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鲁布格
  2013-03-01 12:07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报社  陈维达

(作品荣获“纪念中央水利工作会议召开一周年”有奖征文活动散文类三等奖。)

  专家点评: 作品荣获“纪念中央水利工作会议召开一周年”有奖征文活动散文类三等奖。作品以作者的亲身经历、朴素简练的文笔表现了水利工作者的欣慰和自豪之情。

  原文:

  鲁布格是贵州黔西南州兴义市的一个小镇。2010年春天,受国家防总和水利部委派,黄委驰援中国西南抗旱。我带领一支队伍,转战于黔西南州崇山峻岭之间寻水打井,鲁布格,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由于技术人员探源准确、打井工人日夜奋战,鲁布格捷报首发,黄委在贵州抗旱所打的第一口井宣告成功。当深达百米的地下清泉随着空压机的吼声喷涌而出时,当地的百姓笑了,我们的工人笑了——黄委职工向党和上级领导、当地人民群众交付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当深井出水之时,我们已经奔赴另一个工地。

  离开这个小镇已经一年半有余,说不上梦绕魂牵,但是也常常想念,特别是听说今年兴义市又遭受了大于去年的旱情,不知小镇今年如何,那口井是不是发挥了作用?

  偶然的机缘,领导派我到兴义市参加一个会议,给了我再访鲁布格的机会。

  乘郑州至贵阳的航班,再转乘去兴义市的小飞机。下了飞机,鲁布格镇的王镇长已经在兴义机场迎候。接上我们,没有在市里停留,我们直奔小镇而去。62千米山路,要走一个半小时。从早上5点半起床,抵达小镇用了整整12个小时。

  鲁布格镇位于滇黔桂三省(区)交界处,是我国布依族聚居的偏远山区,历史上是西南地区的屏障与通衢,这里以珠江源头二级支流黄泥河为界,西通云南、南抵广西、东达贵阳,是一个战略要地。早年,地质勘探人员来这里进行考察,路遇乡人问这个村庄的名字,布依族乡亲没有听懂外乡人的话,随口道:“鲁布格。”意思是我没有听懂你的话。勘探人员误以为这就是村名,随手写下了这个此后名噪海内的地名。20世纪80年代初,南盘江的上游黄泥河上兴建了水电站,由于这座水电站是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座引进外资并进行国际招投标建设的水电工程,《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发了一篇报告文学,致使鲁布格名声大振,所在乡也就此改名鲁布格镇。

  这里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区,形成了典型的工程性缺水现象。在离小镇直线距离不到5千米的峡谷里,就是碧波荡漾的水库,但由于有近700米的高差,这一带的居民仍靠天吃水、靠天收成。平常年份,云贵高原年降雨量达1600毫米左右,缺水问题不甚突出,而2009年至2010年秋冬春连旱以及今年的春夏连旱,使得这一地区水利保障显得尤为突出。

  一路上,初识的王镇长反复向我表达着感激之情,这使我感到惶惶然。我深知,以一口井之润,何以面对持久的旱情?这口井,更多的是代表党和政府对旱区的重视、对少数民族的关注和支持,是一种声援和精神上的鼓励。而且,参与抗旱打井的是我们的“多兵种部队”,是地质、水文、物探、打井等专业众多治黄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今天,他们仍然奔波于黄河沿岸的山山水水,只是我,有了机缘,能够旧地重游,承受着不能承受之谢。我只能反复表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口井被命名为“黄河一号井”。

  在一片即将成熟的玉米田边,立着一座石碑,右书“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援建”,正中书写“黄河一号井”(“黄河二号井”在毕节地区的威宁县,“黄河三号井”在兴义市万屯镇)。走进田间,一座20平米见方的小院里筑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机井房,院里房内,洁白整齐,看不到有水井的模样,只有一根150毫米的钢管一头扎入地下一头连接院外,房间内一个配电盘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政协主席告诉我,正在抽水,然后,他用钥匙拧开钢管的一个侧管,一股清流在巨大压力下涌出,随行一位同志兴奋地用手接住,只见井水冰冷清澈,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

  王镇长告诉我,黄河一号井每小时出水量达28立方米左右,基本解决了镇中心一千多户居民饮用水和附近农户灌溉之需,特别是今年大旱来临,镇周围的群众是手中有水心中不慌,加之大旱之后国家加大了配套工程的投资,使得井周边的经济作物在大旱之年获得大丰收。

  夕阳已经贴近西边山峰,我周围的玉米、烟叶、果树都沐浴在阳光下,茁壮而丰盈,一阵风起,那“哗哗啦啦”的天籁,似乎是对我的欢迎。

  傍晚,镇长载着我沿盘山公路直下到黄泥河深深的河底,我以为走错了路。到了峡底,嶙峋的河床上正冒着青烟,镇长搓着手说:“请你到这里吃烧烤吧?我们把你当咱家人。”

  我很高兴。我知道,我代表抗旱打井的同志们,享受了一次极高的礼遇。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