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潮白河!
  2013-03-01 13:53  

    北京市潮白河管理处  刘立志 贾建龙

(作品荣获“纪念中央水利工作会议召开一周年”有奖征文活动报告文学类一等奖。)

  专家点评:作品对潮白河做了全景式描述,从潮白河的历史说起,写了潮白之殇、潮白之源;叙述了北京水务人通过各种努力使潮白河改变和得以重生;最后浓墨重彩地描绘了潮白之春绽放的潮白之美。文章写历史娓娓道来,引经据典但不生硬;写现实有宏观视野,文章思路比较清晰,从规划到实施,有情有景有人物有细节有对话,文章详略剪裁得当,文字流畅生动。

  原文:

  她,天姿国色,是海河水系五大河之一,京东第一大河,被亲切地称之为京东的“母亲河”、北京的“莱茵河”;

  她,天空海阔,在北京地区的流域面积5700平方公里,为所有河系之首,占北京总面积的1/3还要多;

  她,天赋异禀,流域涉及北京延庆、密云、怀柔、顺义、通州等新城,是北京东部发展带不可或缺的元素;

  她,天道酬勤,平均每年向城市供水9.2亿立方米,接近全市年供水总量的1/3,已成为首都重要的水源地;

  她的名字久远却不失动听,因其两条汇合支流,一条“时作响如潮”称作潮河,一条“河多沙,沙洁白”称作白河,故名——潮白河。

  可是她,近年来过得却并不尽人意,1998年以后部分河段出现断流,有水的河段多为污水,绿化杂乱无序,水源地水位持续下降,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盗采后的河床已是满目疮痍。

  何去何从?

  历史常常告诉我们,有时倒退不仅不是倒退,而是一种前进,自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潮白河终于迎来柳暗花明之时。

  特别是在2011年初,中央1号文件锁定水利,在京城百姓的翘首企盼下,潮白河综合治理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一幅浴火重生的蓝图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遥想 潮白之源

  通常大江大河都是很有脾气的,潮白河也不例外。

  根据历史资料记载,潮白河是一条多变、游荡的河流,有“逍遥自在河之称”。当地有“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之谚。两岸沙白不毛,东西数里。

  潮河、白河由于水势凶猛,在历史上曾多次改道。东汉以前,潮河、白河本是“潮水不犯白水”,各成独立水系;在北魏时,据《水经校注》注述:“鲍丘水又西南,历狐奴城东。又西南流,注之沽河,乱流而南。”在今北京通州区的东北部汇合成一条河。

  随着历史的推移,两河汇流点逐步向北迁移,至五代时期已经转移到今天的顺义牛栏山地区;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当时的执政者开发了潮白河的漕运功能,经过人工治理,潮河、白河在密云县西南18里的河漕村汇流。从此,这两条均发源于燕山山脉的支流, 蜿蜒奔腾之后汇合,又不知疲倦地奔向大海。

  尽管水势无常,潮白河更多的还是给予一方母亲般的关爱,作为行洪河道,历史上担负起沿河农田灌溉、漕运转粮、防御外敌以及为北运河补水等多项任务,那时的潮白河真可以说是无所不能!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密云水库、怀柔水库相继建成,潮白河下游的洪灾基本上得到控制。直到上世纪70年代,潮白河依然是农田灌溉和城市供水的“主力军”,京密引水、潮河灌区、白河灌区等大型引水和灌溉工程相继投入运行,除北京外,每年还向河北、天津地区供水约3亿立方米。

  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潮白河的恢弘博爱,孕育了兼容并蓄、源远流长的潮白文明!

  翻开潮白河的史志,《后汉书·张堪传》记载:渔阳太守张堪在今天的顺义地区狐奴“开稻田八千顷,劝民耕种,以至殷富”。在潮白河水的滋润下,这里成为北京地区最早种植水稻的地方,使狐奴地区成为鱼米之乡。

  从此,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民谣:“桑无附枝,麦穗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可见,作为当政者能大兴水利,惠及民生,是多么容易被老百姓所铭记,从而得到真心的拥护和爱戴!

  数说 潮白之殇

  潮白河贯穿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三省市,覆盖了北京延庆北部, 密云、怀柔、顺义大部及通州东部地区,担负着确保首都水源安全、供水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使命。

  长桥横卧碧溪头,操纵能教石不流。

  引水有方通渤海,空槽无际作沙洲。

  潮平六百龙蟠闸,浪卷千层鲤跃舟。

  得意乘风飞去也,天光云影共悠悠。

  这首《洋桥破浪》出自于《顺义县志(民国)》,是写民国十四年在顺义苏庄潮白河上修建的一座大型水闸工程,这是我国引进西方水工技术建成较早的水利工程之一。当时为了治理连年水患,也可增加北运河水量而兴建的。30孔泄水闸,每孔宽2丈,高1丈,闸上建钢制大桥,长80余丈。在当时算是相当宏大,也让现代人有足够的空间去遥想当时潮白河水有多么的波澜壮阔。

  但是,潮白河的汹涌澎湃毕竟已是历史,诗中所描绘的“每值开闸放水,飞花溅浪,波涛汹吼,声闻数十里”的壮美景观和现实比起来,更适用于那句话“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如今北京水少,这是不争的事实。

  到底有多少?根据北京市水务局2011年披露的数据,北京市人均水资源量已从多年前的不足300立方米降至100立方米,大大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线,这个数字足可以让世界公认的缺水国家以色列都望而却步,北京缺水形势异常严峻。

  特别是近些年来,老天的赐予越来越有限,北京城市的开发日新月异。可是经济要继续发展,百姓需要宜居环境,缺了水怎么发展?又何谈宜居?

  地面水不够用,怎么办?开采地下水确保供水!地下水的入不敷出已经让潮白河水源地形成“漏斗区”,地下水位持续下降。

  由于有限的来水已经全部被开发利用,密云水库大坝以下的潮白河水呈现多年断流状态。

  走在潮白河的堤路上,潮白河管理处主任助理赵龙指着不远处的牛山橡胶坝对笔者说:“本来是拦蓄雨洪回灌地下水的坝,因为连年干旱无水可蓄,河道常年都是干涸的。”

  “这么宽的河面,那时就一点水都看不见么?”笔者问到。

  “倒也不那么绝对,如果雨季来那么一场暴雨,河道里的沙坑能存点水”,赵助理略感苦涩地回答着。

  笔者愕然,不敢想象这就是历史上曾发生过40次洪水灾害的大河,在70年前还制造了“水淹天津、街道行舟”的景象,让无数周边百姓难以承受。

  与此同时,触目惊心的景象种种:

  一段时间以来,潮白河部分支流尚未治理,许多污水汇集后直接排入潮白河,早已没有了天然河道的清澈;

  京城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山区民俗旅游搞得火热,人们在郊区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可是人多了,垃圾也增多了,没有有序的管理就会对水源地构成威胁;

  流淌的河,郁郁葱葱的树木,是大多数人的向往。但是,潮白河畔两岸绿化许久以来只是被大量低质林所覆盖,树种不尽合理或是生长不良,防护功能十分有限,河道生态环境脆弱不堪。

  潮白河干流通州段右堤43公里及20条支流堤防不达标,水库设施、河道建筑物年久老化,防洪安全存在隐患。

  这样的潮白河,不是百姓心中的河。

  对潮白河的美好记忆,就真的这样慢慢消逝殆尽了吗?

  转机 潮白之变

  千百年来,人类逐水而居的定律,从来没有改变。

  孔子的名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影响了国人千百年,水在中国人的眼里一直都是灵性的象征。当开放包容的首都情怀正向世界展现时,潮白河又怎可以随波逐流?

  2010年1月底,首都初春犹寒,北京市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在融融暖意的气氛中如期召开。

  整个会议,代表们忠实履行着人民赋予的权利,共提出人大议案241件。在这241件议案中,由部分代表提出的“推进潮白河流域水系综合治理”的建议引起热议,再次触动了怀有潮白河情结的人们的思绪。也许连提出这个建议的代表们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简单平常的建议能引起后来那么大的反响,一项还潮白河生命的伟大之举就此开始。

  建议提出之后,北京市人大率先行动,将此建议作为主任重点督办建议积极推动,并组织2次现场调研和4次座谈会督办建议的执行。

  北京市政府义不容辞,成立了以分管水务的副市长夏占义为组长的议案办理领导小组,市发改委、市财政局、市国土局、市环保局、市规划委、市市政市容委、市农委、市农业局、市园林绿化局、市水务局及涉及潮白河流域的5个区县政府各负其责,积极行动。市环保局完成了《北京市潮白河流域污染源调查报告》;市规划委完成了《潮白河绿色生态发展带规划》;建议办理的牵头单位市水务局完成了《潮白河流域水系综合治理规划》,征求了市有关委办局、五区县政府的意见,并进行了修改完善。

  一出好戏就要上演,尽管这部戏参与阵容强大,规模空前,但作为参与者的所有部门目的只有一个:让潮白河再现生机,泽被人间!

  他们更深知,今天的努力应该会为历史所铭记,苍天可鉴!

  潮白河水系综合治理,对首都水务人来说,是使命,是机遇,是挑战,但略感沉重。

  大多数人不禁要问:治理潮白河,真的准备好了么?

  翻开北京市水务局在2010年11月编制的《潮白河流域水系综合治理规划》,在“规划目标”一节清晰地指引了潮白河未来发展的方向:构建“一网、三区、多点”的流域水系,建设水资源保护体系、水生态与水资源配置体系、防洪保安体系。保障流域供水安全、防洪安全、生态安全,形成“自然修复、有机调节、健康成长”的河流生态系统,服务流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一网是什么网?建设集“水源安全、防洪安全、生态健康”三位一体的流域水系生命树网。

  三区包括哪三区?即在水库上游山区建设山清水秀的生态水源保护区;在山前区建设以服务商务会议、旅游休闲度假为主的生态涵养发展区;在平原区建设亲水宜居、城乡统筹的河流城市融合发展区。

  多点如何解释?要根据流域自然、历史、人文、资源等条件,结合区域发展定位,在流域水系打造多处体现功能定位的重要节点。

  细细解读之后,整个规划的落脚点让笔者脑海里闪现的是“控制”二字。

  且看,对潮白河干流的治理要求:河道两堤以外100米为河道保护范围,是防汛抢险、生态建设用地——控制人为破坏。

  山区支流:维持河道现状断面不变,无堤段河道以设计洪水位边线为管理范围线,河道两侧100米范围内形成水源林——控制水源涵养。

  平原支流:两堤之间预留足够的防洪排水空间,确保新城防洪安全——控制行洪畅通。

  重要地下水源地:在保护区限制化肥农药施用量,禁止污水灌溉和采用渗坑、渗井等向地下排污——控制源头污染。

  潮白河的综合治理,蓄势待发。

  重生 潮白之春

  似乎冥冥中有约定,转眼又一年,2011年,又是1月下旬。《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在这个时候发布,他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称——2011年中央1号文件。

  贯彻落实中央1号文件精神对北京的水务发展有何促进?针对水资源严重紧缺、水生态环境脆弱、水务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水务管理体制机制不完善等制约首都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北京市委、市政府结合市情和水情,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水务改革发展的意见》,先后召开两次全市性会议,部署水务改革发展工作。

  沐浴着中央1号文件的春风,借助全市水务改革的契机,伴随着潮白河综合治理工作的逐步落实,潮白河迎来了久违而又难得的发展机遇。

  当笔者来到潮白河管理处,见到了管理处主任夏占杰。在谈起潮白河时,这位看似低调在潮白河奋战了15年的“老水利”却很是健谈。

  指着挂在墙上的潮白河流域图,夏主任做了一个自上而下的手势, “这是潮白河”。

  “嗯,是一条大河。”我接了一句。

  夏占杰听后微笑着说:“今后,她会变成三条河。”看到我略感意外的表情,他娓娓道来:“把水资源保护好,潮白河就是‘生态清洁的河’;把有限的水资源调配好,潮白河就是‘有水的河’;把防洪减灾体系尽快建成,潮白河就是‘安全的河’。”

  后来笔者走访时发现,夏主任的自信不是没来由的,打造这“三条河流”已列入2012年度工作计划之中,为河流赋予生命的意义,这也许就是当代水务工作者的一种境界吧。

  数字是最有说服力的。

  就在2011年——

  潮白河流域综合治理规划逐步落实,市人大议案办理工作扎实推进,流域治理与区域发展齐头并进。

  顺义区石园大街雨水改造工程完成;

  怀柔区农村雨洪利用工程等雨洪利用工程完成;

  怀柔新城老城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完工;

  密云县溪翁庄镇集约化供水工程完工;

  密云六路一园一口绿化配水工程等一批供水保障项目完工;

  顺义区空港新城龙道河生态治理工程完工;

  白河密云新城段生态治理工程完工;

  怀柔大水峪上游综合治理工程完工;

  延庆千家店黑白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得以实施;

  顺义汉石桥湿地自然保护区湿地恢复与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得以实施;

  密云水库水源保护区九道湾流域河道综合治理工程得以实施;

  温榆河水资源利用工程(二期)得以实施;

  通州区河东再生水厂配套污水管网工程得以实施;

  密云县河南寨镇再生水灌溉工程得以实施;

  就在2011年——

  旱了许久的潮白河在雨季竟然出现了十年来最大的多雨景象。数字统计,在2011年汛期,潮白河沿线平均降雨量625毫米,同比增长6成多。潮白河渴呀,天降甘泉怎能不倍加珍惜?采用科学调度,利用河道和工程措施在这一个夏季就增加蓄水5200万立方米,对地下水进行了有效回补,地下水位平均回升3米。

  就在2011年——

  创新驱动,在业已形成“政府牵头、属地负责、部门联动、综合治理、齐抓共管”的河道管理机制,以及“五协调”(协调区县、部门、地区、单位和省市)成功做法的基础上,科学探索流域管理与区域管理相结合的管理模式,提出具有潮白河特点的河道“五化”管理机制:

  工程管理标准化;

  迎汛管理社会化;

  水资源管理精细化;

  水政管理法制化;

  社会管理人性化。

  就在2011年——

  按照市局“百日整治行动”的部署,针对社会广泛关注的“盗、游、钓、洗”水务热点难点问题,潮白河“百日整治行动”的嘹亮号声响彻长空,全年劝阻教育前来潮白河流域违法钓鱼和野游等行为1.6万人次。行动有力地昭示着,保护潮白母亲河,绝不是一句空话!

  就在2011年——

  记录水务历史是任务,更是责任。有关潮白河的水务志编写进展顺利,14万字的文字初稿完成,内容涵盖防汛抗旱、河道工程建设、供水建设与管理、网络信息化建设等。记录潮白河的历史,不仅仅是为后人留下历史资料,更是以史为鉴,为当代执政者提供决策,造福百姓。

  绽放 潮白之美

  2012年5月,笔者走在处于密云、怀柔、顺义交界处的潮白河畔,清风怡人,沁人心脾。河的两岸,十几万株树木已开始绽放新绿,苍翠欲滴,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可在附近遛弯的居民说,就在不到两个月前,这里还是树木稀疏,靠着几棵人称“平原杨家将”的杨树支撑门面。

  十几万新绿当然不会从天而降,而创造奇迹离不开人的元素。

  2012年的春天,北京城最热的词:种树。

  纵观全球,大规模的城市森林是世界城市现代化水平和宜居化程度的重要标志。莫斯科、伦敦、纽约、巴黎等典型的国际大都市,均经历过大规模的城市生态体系建设,拥有壮阔多姿的平原林海。相比之下,北京的平原森林,无论是覆盖率,还是结构质量、生态品位,都存在一定差距。

  25万亩平原造林任务正在一一落实,绿化不足的“短板”正在补齐。

  作为平原造林的一分子,伴随着潮白河综合治理的步步推进,此时开展潮白河绿化造林工程,打造潮白河绿色生态走廊,林水相依,恰如其分。

  工程实施前期并不是顺风顺水,工程的扑面而来让居住在河畔的居民一时适应不过来,很多百姓依然按照固有的生活方式,习惯性地在河边过着田园般的生活。甚至还出现过一边是施工人员赶着栽树,一边是沿河百姓在河道内悠闲放羊的令人哭笑不得的场面。

  河道美化绿化,是服务沿河百姓的举措,没有他们的支持和理解,怎么能行?

  见此情景,潮白河干流绿化工程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及时与当地村委会进行沟通,耐心传达和讲解全市绿化造林的精神,并且不失时机地向当地村民宣传潮白河绿化造林的意义,村民纷纷拍手表示支持绿化造林工程的实施。问及为啥高兴?朴实的居民指着成片的林子这样回答:我的家就在这潮白河边,出门就看见这满眼的绿色,舒心!

  植树可不是挖坑栽苗填土那么简单。

  由于工程的实施时间已不是苗木最佳种植期,项目办人员根据现场施工情况,按照品种多样、规格合理、气候适宜的原则,多次与设计人员协商沟通,优化方案,严格控制苗木规格、冠形及施工质量,确保成活成林。

  项目办的同志们为了确保任务的完成,全部扑在工程一线,人晒黑了,腿跑细了,却乐此不疲。夏占杰作为此次项目办的主任,本着“落实绿化任务不过夜”的态度,从市水务局领回任务当天便组织密云、怀柔、顺义水务局相关人员召开专题会议,组建机构,制定实施方案,布置工作任务。

  已于2011年10月退休的冯国生同志,本该在家享受安逸的日子,听说有植树造林的任务,熟悉滨河绿化工作的他和其他年轻同志一样奋战在工程绿化施工现场,他的足迹遍布工地的每个角落,进行技术指导和质量监督。也许他不太完全理解“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句成语的解释,但是有着37年党龄的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真正含义!

  身兼项目办常务副主任的赵龙,在工程实施期间已经没有了白天黑夜之分,没有了节假日的概念。白天他要坚守在工地,带领技术人员潜心攻关;晚上还要召集相关人员,协调各方,研究工程建设时发现的问题。越是这样拼命,他却越是有一种愧疚涌上心头,因为也正是此时他的女儿正在备战今年高考,他明知在这个时候情绪稳定对于女儿是多么的重要,而他却把回趟家这种平常事都变成了家人的奢侈。他对女儿有话说却难以说出口:请理解爸爸,并不是一个逃避的人,使命在身,迎难而上,这才是敢于担当!

  让人感叹的还有项目办的张秋建、张怀斌、张艳伶、肖莉莉、田旭, 这些“70后”、“80后”的年轻人,把个人得失置之脑后,埋头苦干,成为完成绿化任务的中坚力量,在工地尽情挥洒着青春和热血,无悔的青春正在水务事业中飞扬!

  万物复苏的五月,尽显生机。

  终于,在潮白河密云、怀柔、顺义三区县交界段;

  在京承高速路上下游河道;

  堤顶行道树、堤坡绿化、河道滩地80米宽绿化完成;

  种植乔木5.6万株、灌木8.8万株;

  换土19万立方米、铺设灌溉管线12公里;

  滩地草花混播35万平方米完成;

  潮白河牛栏山以上河道堤外砂石坑完成绿化1250亩。

  以上这些,从接受任务到实施完成,两个月时间,又一个属于潮白河的奇迹。

  由此,我想到了前不久在一篇小有名气的网文《潮白河,伟大的母亲河》中,作者是这样理解潮白河,他将潮白河比作君子,并从中理解出一个经久不息的潮白河,也是一个倍受颠沛流离,不屈不挠、有血有肉的人的化身。这其中最能显示的是其善良,不忧、不惧,有仁、有义,内心宽厚、不计得失,只做安详、坦然。

  这不仅仅是一个网友,一个文人心中的潮白河;正如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静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让潮白河不断流、清澈流动是我的一个梦呀。在潮流涌动的水务改革中,这样的梦并不遥远,沿河百姓殷切期待。

  感怀历史之后,此时的我思绪万千。时势造英雄,更能造就伟大的水务事业,圆梦的过程何尝不是见证历史的澎湃,那些为潮白河春回大地而无私奉献、相濡以沫的水务人,不正是执着的追梦人吗?是他们正孜孜不倦谱写着潮白河明天水清岸绿、宜居活力的美好篇章。

  让我们发自内心的祝福,并由衷地道一声:你好,潮白河!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