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农田水利建设热点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现场直击
2013-07-25

  记    者:于文静  崔清新  余晓洁

  媒体名称:新华社

  发稿时间:2012年4月26日

  刊发位置:通稿

  “2010年西南五省大旱,2011年年初华北干旱,目前云南连续大旱,屡次灾害将我国农业的脆弱抗灾害能力暴露无遗……目前我国使用的多是上世纪50至60年代修建的农田水利设施,病险水库4万多座,大多分布在农村,这几年水库除险加固进展如何,还没加固的病险水库如何监管?”

  “我国水资源短缺,水资源利用率不高,农田灌溉水的有效利用系数远低于世界先进水平,将如何应对?”

  “我国仍有半数耕地是‘望天田’,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4月26日上午,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联组会议专题询问现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胡彦林连珠炮般的三个问题,瞬间吸引了全场注意力。

  “病险水库大都位于城市上游,很多既承担城市的防洪作用,又承担城市供水和农业灌溉。到汛期,我作为水利部部长,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面对提问,水利部部长陈雷坦承。

  陈雷说,2008年至2010年,国家投入700多亿元资金,对全国的7356座大中型病险水库和东部的重点小(1)型病险水库进行除险加固和维修改造。今年年底前将完成5400座小(1)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明年年底将完成15900座小(2)型水库除险加固。近些年来,没有一座大中型水库垮坝,每年有几座小型病险水库,大部分是没有除险加固的出现事故,抗旱供水能力得到增强。

  他说,对尚未或正进行除险加固的水库,每年汛前,水利部和监察部联合公布地区防汛责任人,要求降低水位或空库迎汛,制定应急方案,落实抢险队伍等。

  针对农业用水效率和“望天田”问题,陈雷说,将加大大型灌区续建配套和更新改造,在北方推广喷灌、滴灌等节水灌溉技术,启动东北四省区节水增粮行动,加大小农水重点县建设,研发适合国情的高效节水灌溉技术和设备并大力推广。

  金色大厅里,委员们听得仔细,国务院相关部门负责同志不时认真记录。

  “我作为农村基层书记,几十年来对农林水有深厚的感情。现在‘两工’取消,农村劳动力不断向城市转移,如何调动农民参加农田水利建设的积极性?”郭凤莲委员抛出一个尖锐问题。会场上,摄像机、照相机一起将焦点对准了她。

  “取消‘两工’后,农民投工投劳受到很大影响。”陈雷说,去年冬春净减100亿个工日,一年等于减少3000亿元的农田水利投入。

  对此,他表示要强化政府主导,通过一事一议方式组织群众兴修水利,创新组织发动方式,如广西连续三年组织干部下基层和群众共同参与农田水利建设。完善政策措施,建立奖补机制,实行重点项目带动,完善基层服务体系,特别是通过农民用水合作组织组织农民投身农田水利建设。

  农业发展与生态环境息息相关。近些年,东北、华北等成为国家粮食主产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井灌区,随着粮食逐年增产,地下水超采严重,水位下降、地面沉陷等生态环境问题时有发生。

  “我国平原地区水资源超采问题确实严重。截至2009年底,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水位累计平均已下降10到20米,最大下降超40米。” 面对询问,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说,针对地面沉降防治问题国务院已经出了一个规划,我们会同水利部坚持地表水、地下水统筹规划,有序控制开采,建设地下水动态监测网络,组织开展地面沉降调查监测和治理,尽可能让情况有所改观。

  “水利部加大井灌区的节水改造力度,尽量减少地下水开采。”陈雷补充说,对一些过度超采区制订了压采方案,缓解和改善地下水的状况。

  补齐水利“短板”需要大幅投入。去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力争今后十年全社会水利年平均投入比2010年高出一倍。据测算十年将达4万亿。如何落实资金、用好资金?

  “我们将优先保证西部地区首先实现这个目标。”面对询问,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杜鹰说,对中央安排的公益性建设项目要取消县及县以下资金配套,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地市一级资金配套也要取消。要加大资金和项目监督检查和审计稽查力度。

  “2011年中央财政安排在西部地区的水利投入约是660亿元,占整个中央财政水利总投入的36%,在农田水利方面,大概占33%。”财政部部长助理胡静林说,下一步,中央财政要加大力度,资金要向西部倾斜,包括已经报国务院批的中央统筹部分从土地出让收益计提的农田水利资金,向西部老少边穷地区倾斜,项目安排要加大对西部倾斜。

  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也表示,银监会会同多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水利建设改革发展金融服务的意见。积极支持水利建设项目融资方式创新,拓宽水利建设项目的抵(质)押物范围和还款来源。银监会要求各类银行业机构支持农田水利建设,提供符合农田水利项目属性和融资特点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

作者:于文静 崔清新 余晓洁   责编:魏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