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兴则民生惠——广西柳江县农田水利调查
2013-07-23

  记    者:高云才

  媒体名称:人民日报

  发稿时间:2012年4月8日

  二块田里说收益

  柳江地处桂中盆地中心,是广西粮食、油料、蔬菜、水果、禽畜产品主要产区。作为典型的农业县,水利对农业支撑地位日渐突出

  春天里的甘蔗田,展露着生机。

  “没水不行呀!你瞧,这甘蔗的茎,紫黑紫黑的,又粗又壮,沁甜沁甜的,这是果蔗,拉到市场上去卖,一跟甘蔗就能卖好几十块。”广西壮族自治区柳江县县长覃建波带着记者在成团镇看农户的蔗田。

  “那边的蔗田是糖蔗,茎的颜色泛着青黄,用来榨糖。果蔗比糖蔗收益要高些,果蔗亩收益要突破1万元,糖蔗亩收益能达到5000元以上。两种甘蔗都需要大水大肥,水不能保障,增收就没法保证了。”

  春天里的葡萄园,花伴着果实。

  滴答,滴答,每间隔几秒,水管里就渗出一滴水珠,定向滋润着葡萄根部。扒开叶子,只见泛青的葡萄挂在枝头,间或,看到葡萄花悄悄地绽放。这里,是成团镇鲁比村葡萄协会社员种植的葡萄示范园。

  庄户人张星敏自豪地说自己的葡萄就是“中华果”。为什么?鲁比的葡萄不仅品质好,外观好,价钱也好。“鲁比的葡萄是双季,第一季得果多,第二季得果少点,平均亩产5500斤,村子里种葡萄人均收入就8000多块。”

  鲁比村葡萄基地,三面环山,南面铁路隔起来的这片,面积1万多亩,鲁比村占4000多亩,去年,村子里的葡萄总产量8000多吨,产值达到5000多万元。如今,已经做了鲁比葡萄协会会长的张星敏不仅是村子里的致富带头人,也是葡萄生产、管护和销售的组织者。他对市场还颇有心得:“别看第二季葡萄得果少,可是价钱高,反季节生产,让我们的收入翻了倍。”

  覃建波说,鲁比高效农业节水灌溉示范项目,采用滴灌方式,灌溉面积2269亩。对柳江种植业来说,鲁比葡萄基地的节水示范效应很突出。

  走走,看看,听听,二块田里说收益,大家心里都乐。乐,并不意味着没有问题了。拿鲁比葡萄园来说,种植面积差不多饱和了,但产量上还有发展的空间,质量上也有优化的空间。主要困难就是灌溉用水还是缺乏,目前葡萄还有7000多亩没有得到有效灌溉。张星敏说,下一步计划打井取水,把灌溉网络扩大,把产量提上去。

  甘蔗也好,葡萄也好,没有水,一切都白搭。

  水利则农兴。柳江地处桂中盆地中心,是广西粮食、油料、蔬菜、水果、禽畜产品主要产区。全县55万人有47万农业人口,是个典型的农业县,水利对农业支撑地位日渐突出。

  从参加工作起,覃建波就在乡镇和村民一起搞水利,忙农事。他对水利的感情和认识颇深:“水是立县之本,是强农之基,是惠农之要。”

  田埂上的“水利经”

  搞统筹、建机制、促节水,柳江新时期的“水利经”念出了民生水利的新天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繁荣

  在柳江,村民心头有一部“水利经”。

  “水利做到家门前,丢下生意来种田。”柳江农民自编的“水利经”,反映了水利在农民心目中的地位,诠释着政府引导对农民的作用。

  成团镇里湾村村民熊金闹说:“我们这里的渠道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的了,渠道里积满了淤泥;春灌的时候,水过不来,有的稻秧旱死了。现在,水渠修好了,水到田边,灌水容易了。水利好,收成就有,收入就高。搞水利我们辛苦三个月,可以受益几十年。‘水利经’必须要长念呀!”

  政府心头也有一部“水利经”。

  柳江县水利局局长曾四光说:“县政府长念的‘水利经’是‘三化’,就是统筹化、机制化、节水化。”在里湾村基本农田春修现场,曾四光将这“三化”娓娓道来。

  统筹化,是指优化项目,统筹推进。在项目选点上统筹,按“集中连片,整体推进”的原则,将灌溉渠道与水库灌区相连,形成小渠与大渠相接,小渠与农田相通。建一片,成一片,发挥效益一片。在供水体系上统筹,利用农村集中供水管网发展高效现代农业示范园。

  机制化,是指完善机制,规范运作。为了让小农水项目建得好、管得住、发挥最大的效益,柳江探索建管并重的机制,出台了工程管护、工程投入、供水管理、水费征缴、财务管理等制度,保证了工程运行的良性循环。在调动群众管护工程的积极性上,柳江出台了《小型水利工程确权办法》,将管理权确与农民用水户协会。并且,完善群众参与小农水工程机制,涉及农民群众筹资、筹劳的相关事项,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采取“一事一议”的办法,受到群众欢迎。

  节水化,是指发展高效节水灌溉。柳江推行以自流式渠道节水灌溉为主,以有压式管道节水灌溉为辅两套灌溉系统,以农村安全集中供水管理运行公司为依托,解决节水灌溉项目维护难的问题。高效节水项目依据农业产业化布局和农村集中供水主管网进行规划,提高农业灌溉的自动化、信息化,实现节水增收增效。

  和公元6世纪初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不同的是,柳江的“水利经”念出了民生水利的新天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繁荣。

  不立足农业,柳江难有出路。柳江县副县长文军说,“柳江乘去年中央1号文件东风,积极创新水利建设新机制,加快推进水利基础设施,有效改善了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提高了农业综合生产能力。

  近年来,柳江水利建设累计投入2.33亿元,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完成26座,新建22个灌片210公里渠道,恢复和改善灌溉面积33.58万亩,年新增节水能力3003.52立方米,年新增粮食生产能力2059万公斤,农民人均增收467元。农村自来水普及率由2005年的34.4%提高到68.6%,已初步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防洪除涝、农田灌溉和城乡供排水体系。

  作为全国小型农田水利建设重点县,柳江干部群众勤念“水利经”,农田水利建设已经迈开了步子。但是,水利建设投入不足,依然是柳江水利面临的突出难题。去年,中央及自治区、市三级财政对柳江的水利投入已经创历史新高。但由于水利设施基础薄弱,水利历史欠账多,柳江县级财政力量不足,加上建设现代农业对农田水利需求的增大,解决投入不足的问题依然是柳江水利的重中之重。

  在农家小院叙茶的时候,覃建波的眉头依然不展:“哪里难不能难了农民,哪里苦不能苦了水利。虽然我们自身财力有限,但聚沙成塔,要乘政策东风,举全县之力,逐步解决水利投入问题,开创农田水利新局面。”

作者:高云才   责编:魏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