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让湖泊喊“脏”、叫“渴”!——代表委员聚焦三大湖泊的生态保护
2013-07-25

  记者:于文静 吴雨 孙奕

  媒体名称:新华社

  发稿时间:2012年3月6日

  近年来,太湖“喊脏”,鄱阳湖连年“喊渴”,青海湖生态脆弱的报道时常出现。提请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去年我国开展湖泊生态环境保护试点,今年将促进生态保护和修复,严格保护江河源、湿地、湖泊等重要生态功能区。目前,三大湖的生态状况究竟如何,如何协调好经济与生态之间的关系,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湖湖碧波,成为两会期间一些代表委员关注的“绿色”话题。

  太湖:先污染后治理代价沉重

  太湖位于长江三角洲腹地,是我国第三大淡水湖泊。流域内经济高度发达,人口密集,周边工业点污染及农业面源污染、大量生活污水及垃圾造成了太湖水严重污染。2007年太湖蓝藻暴发引起全国关注。

  近年来,国家和相关省份对治理太湖采取了措施。2008年,国务院批准了“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江苏、浙江各安排五项新建工程,分别投资250亿元。结合水利部对全国中小河流的综合治理,江、浙两省又安排了有利于太湖水环境改善的建设项目。

  “当前,太湖水环境的治理滞后于流域经济高速增长,边治理边污染的现象依然存在,以至于水质恶化程度不能尽快得到有效遏制,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环境权益。”全国政协委员、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教授级高工卜漱和指出,污染物排放量远超水环境容量,工业产业结构和布局不合理、工业点源治理水平不高,农业面源污染治理严重滞后,环湖净水厂工艺落后,有关法规不完善、执法不严等是主因。

  一些代表和委员认为,太湖流域水环境治理是一项复杂、长期的艰巨任务。太湖污染的治理难度较大,先污染后治理代价沉重。需要国家支持、相关省市通力合作。要切实落实“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严禁沿湖及主要支流周边各级政府以招商引资等为名让重污染企业落户,要严肃监督检查并加大违法处理力度。

  鄱阳湖:保持一湖清水需多措并举

  曾经烟波浩渺的我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近年来频频遭受干涸的危机。

  “最近这十年来,鄱阳湖枯水期提前了将近一个月,水位也比正常低,对整个湖的生态造成了影响。”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水利厅厅长孙晓山说。

  卜漱和认为,鄱阳湖水量减少的原因是入湖水系和长江干流天然径流量减少、湖区入江水道采砂造成河床下降以及长江中、上游大型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蓄水影响。

  为保护好鄱阳湖一湖清水,2008年,江西提出建立“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省水利厅提出建设“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2009年,国务院批准“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

  卜漱和等代表委员们认为,今后应加强采砂管理、执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减少入湖污染负荷、加强流域大型水库工程的统一调度,恢复调整江湖关系,减缓长江上游大型水库蓄水影响等一系列应对以上鄱阳湖水问题的措施。同时,尽快兴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作用最为显著,工程主要任务为生态环境保护、灌溉、城乡供水、航运及血防等,并具有枯期为下游补水的潜力。

  青海湖:蓄水增湖不能松懈

  “青海湖一年到头都是蓝天白云,是你见过就很难忘记的。”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严金海说。

  青海湖也曾经历过“喊渴”的年代。数据显示,从20世纪50年代末至2004年末,青海湖水位共下降37米左右,平均每年下降7厘米多。由此带来的湖水盐度加深让裸鲤等鱼类不堪其“咸”,数目一度下降明显。

  青海湖面积自2005年以来进入了增长期,而且已经连续6年呈递增态势。2005—2009年底,青海湖水位已上涨70厘米。专家们认为,降水偏多是水位上升的主要原因。资料显示,2004—2011年,环青海湖地区平均降水量为4313毫米,比1971—2000年平均值增加了13%。

  未来青海湖是否能保持水位上升?不少代表表示出担心。“所以,下一步还得坚持可持续发展战略,继续增加退耕还草、均衡草原牲畜承载量,让青海湖永远碧波荡漾,造福百姓和后代。”严金海说。

作者:于文静 吴雨 孙奕   责编:魏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