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暴风骤雨大考验
2013-07-25

  记者:李华曾 朱峰 陈玉明 许晓青 姜刚 白林

  媒体名称:新华社

  发稿时间:2012年7月26日

  暴雨突袭京冀大地,数百万人口受灾;31年来最大洪峰过境重庆,三峡水利枢纽迎来建库以来最大洪峰考验;台风“韦森特”裹挟着暴雨,在广东引发洪涝、滑坡、泥石流等灾害……

  灾情告急,人命关天。连日来,中国多地面临罕见的防汛抗洪大挑战。暴风骤雨不仅考验着政府部门的行动力,也考验着每个公民的责任感。

  生命至上:暴风骤雨考验政府行动力

  暴雨、洪峰、台风,短短几天“碰头”,华北、西南及南部沿海,多地交通中断、通讯不畅、人员滞留,部分村庄成为“孤岛”……第一时间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成为最急迫、最艰巨的考验。

  2012年7月24日11时53分,一辆京N牌照的小轿车缓缓驶出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收费站。这标志着因特大暴雨中断近3天的京港澳高速双方向恢复通车。

  在这场54小时争分夺秒的通车会战中,从22日6时到24日11时,来自北京多个部门、武警消防部队、社会各界的近万人次汇聚到南岗洼铁路桥下抢险。指导救灾的北京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强调,保障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必须始终放在首位。

  当网友们在微博上热议北京灾情时,临近北京的河北受灾同样严重,救灾则更为不易。

  由于地处深山,河北一些受灾严重的村庄,至今还是与外界失去联系的“孤岛”。

  23日上午8时,涞源县银坊镇武装部长石永江徒步向营儿村进发,经过7小时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他找到一处有手机信号的山头上向镇上汇报说:“我趟水过河十几回才进村,目前村里没有人员伤亡,但粮食不太够。”

  “不管怎样,要让灾区群众见到党和政府的干部,哪怕见到一个人,见到一架飞机飞过,对他们也是巨大的鼓舞,让他们心里踏实。”涞源县武装部长董作芳介绍,县里已协调军方对“孤岛”村空投了部分食品药品,尽全力抢修道路和电力通讯设施,同时保证每个受灾村都有乡镇干部就地开展工作。

  突如其来的重大灾害是一面镜子。从灾害预警到人员疏散,从防范次生灾害到帮助受灾群众重建家园,这些无不检验着政府部门灾害应急的决断力和行动力。

  人情冷暖:危急关头考验公民责任

  京港澳高速路上,100多人被困,附近工地上的工人把他们救起。有几个人跪下来,有人凑了几万块钱,工人们分文未取。

  21日晚,首都机场因暴雨滞留旅客8万人。网民自发组织“望京人赴机场免费救援”车队前往机场接人。“快上来。”外国游客:“你要多少钱?”“免费的。”外国游客感到难以置信。“大暴雨,你们滞留在机场,我只是想看能否提供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风雨无情人有情。一些立交桥下积水严重,不少市民遇险。细心的网友制作了“洪涝地图”,把容易积水的路段标注出来,为大家提供雨天“行车指南”。车辆进水,到底哪种逃生手段最快、最有效?热心市民不惜“亲身真车”实验,制成视频上传网络……

  一幕幕守望相助的情景让人为之动容,但一些令人遗憾的镜头也在不断呈现。

  的士难觅踪影,旅馆趁机抬价,高速收费依然“执着”,交通协管员仍在“敬业”地贴罚单……

  灾难面前,人间冷暖格外分明。经过暴风骤雨的洗礼,一种宝贵的公民意识正在悄然成长。同时,公众的自我防灾减灾意识也在不断增强。连日来,安全锤、急救包、逃生绳等都成了淘宝网上的热销商品。

  “公民的责任意识和科学素养,也是城市精神的一种内在体现。”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王文章说,灾难会让很多人产生可贵的责任意识,但在平时,我们有些不负责任的行为,比如随手丢垃圾,导致排水管网、河道堵塞,就可能埋下灾难的隐患。“减灾要从平时做起,从身边小事做起。”

  莫忘“补牢”:下一场灾难如何应考?

  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日前指出,目前我国正处于“七下八上”的防汛关键期,发生流域性和区域性洪水的可能性较大,各地务必要从最不利的情况出发,有力有序有效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防汛抗洪,刻不容缓。灾难过后,我们更应反思,如何才能避免下一场悲剧发生。——我们希望,当城市越来越美轮美奂时,地下市政工程也能建得完善、科学、耐用。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雨果的这一名言让我们汗颜。目前,国内部分城市的排水系统严重滞后,远跟不上城市发展的速度,设计标准过低,多为1至3年一遇。频发的城市内涝,不断警示城市管理者,应提高管网设计标准,重视城市内在品质。

  ——我们希望,在暴风雨来临之前,政府有关部门能进行科学、有效的预警,让公众面对灾害不致惊慌失措。

  暴雨前,有关部门如何向市民及时发出灾害预警?25日北京又迎来了一场雨,这一次,北京市发送了1170万条气象预警信息,并规定路面积水超过30厘米禁止通行。科学预警方能有效避险。对于手机普及率不高的偏远山区,大喇叭等传统的预警方式也许还不能放弃。

  ——我们希望,在应对灾害时,政府各有关部门在科学预案的基础上能提高统筹能力,加强衔接配套,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21日晚,暴雨如注,国安队还在工体冒雨比赛,歌手萧敬腾还在万事达中心开演唱会,国家大剧院还有多场演出。当晚8点半左右,京港澳高速已水流成河,但高速入口迟至9点15分才开始封闭。

  “有关部门应该做好应急预案,遇到这种暴雨时,一些公共活动应取消,高速入口应及时封闭。”王文章说。

  ——我们希望,在自然灾害发生后,社会各界能更多地关注偏远地区的灾民。

  涞源县南赵庄村村支书杨连义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我们村每人每天仅有一瓶矿泉水、一袋方便面、一根火腿肠。村里水已全被污染,村民已出现腹泻的情况,大伙急需食品、水、药品。”

  “政府和社会各界目光大多聚焦在北京等大城市,偏远农村里那些不能上网发微博的受灾群众,也许更需要我们的关注与帮助。”安徽省社科联研究员程必定说。

  灾害频发的中国,祖先给我们留下了“多难兴邦”的格言。但如果没有学会反思,我们就只能在一次次灾害中踯躅不前,白交学费。专家认为,现在中国经济规模已位居全球第二,资金和技术等“硬件”已不是制约我们建设“宜居城市”的关键因素,我们更需要在“软件”上不断进步,补齐短板,以人为本,科学防灾。

作者:李华曾 朱峰 陈玉明 许晓青 姜刚 白林   责编:魏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