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2011年专题报道--水利部机关青年“百村调研”报告会--交流发言
发展研究中心孙宇飞作交流发言
  2011-10-09 10:57  

发展研究中心孙宇飞作交流发言

汶川的父亲  北京的娃儿

发展研究中心  孙宇飞

  “小孙,小孙,回家吃饭喽!小孙,小孙,回家吃饭喽!”这就是我在汶川县草坪村最熟悉的声音,如今回想起来还是那么亲切、那么温暖。这位如慈父般的老人叫张国荣,是我入住农户家的主人,他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话不多,口音很重,开始和他交流只能听懂三四分,剩下的要么靠手势比划,要么就只能靠猜了。他曾担任过15年的草坪村支书,于是我一直称呼他——老书记。

  老书记虽已年近七旬,但身体很硬朗,如今还是村里的保洁员,每天早晨都要把整个村子打扫一遍。入住的第一天,我六点起床,出门那一刻,就看见老书记已经在打扫了。我从他手里接过扫帚,他也没过多谦让,回屋又拿一把和我一起打扫。打扫完他笑着对我说,“走,喝茶去”。回到房间,老书记拿出一个早已泡好茶叶的杯子,那是一个已经被浸渍的不太透明的玻璃杯,但我相信这是老书记家最好的杯子了。于是,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喝完后,发现老书记正开心地看着我。

  从那以后,每天早晨的打扫卫生和劳动后的一杯清茶成了必修课。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和老书记的关系越拉越近,连他说的方言我似乎也听懂的更多些了。每次到吃饭的时候,无论我是在老乡家做访谈,还是在和团友们开会讨论,老书记都会走过来喊我。每一天一家人都等着我回来吃饭,每一晚老书记都点着灯坐在门口等我回家。

  每次吃过饭,老书记都喜欢拉着我边喝茶边聊天,听我讲北京的工作和生活,讲东北老家的故事;他也时常对我讲起他当村支书时的点点滴滴,甚至是年轻时与老妮的爱情。然而,有一个话题我却一直不敢触及的,那就是5.12汶川大地震,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撕开他们那道刚刚愈合的伤疤。随着我和老书记一家的熟悉,一天早饭后,他主动和我聊起了地震的话题,聊起了地震时的草坪和现任村支书张志军的故事。

  地震时张书记在西安出差,地震后他打遍了村里每个人的电话,却没有一个接通。他的第一想法是他可能是草坪村唯一幸存的人了。大家都劝他不要回去,但他说,“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在等着我,即使他们不在了,我也要回去给他们收尸”。几经辗转到了都江堰,所有的交通工具和道路都行不通了。他就沿着山路徒步往回走。这一走就是两天两夜。当他看到自己的家人和乡亲们安然无恙时,40多岁的汉子嚎啕大哭。

  村支书回来后村民们有了主心骨,也了解到外面的一些消息。大家这才知道,这是一场波及范围广泛的大规模灾难。张书记说:“我在路上看见飞机了,党和政府是不会不管咱们的。但是,眼下就只能靠咱们自己了!”自救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水和粮食,山上的水已经不敢喝了,能用的只有几家人水缸里攒下的干净水。粮食也不多了,大家都把家里的粮食共享出来。由于不知道救援队多久才到,大家商量后决定,水和粮食都定量供应:老人和孩子先吃,可以吃大米;其他人用玉米掺着大米吃。

  就这样,张书记带领大家带着信念与期盼在废墟上坚守着,在风雨中度过了短暂却又无比漫长的七天。这段时间里,没有人因为分配不均而抱怨过一句,没有人因为看不到希望而崩溃退缩。七天里,全村没有断过粮、断过水。七天后,部队带着救援物资和希望到达了草坪村。512地震这段“同生死、共患难”的经历,让原本就和谐的草坪村更加的团结了。

  震后恢复重建,村民们都从山上的危房中搬出,到山下集中居住,政府按人头补贴,每户约1万6到3万块钱;由于草坪打造精品旅游村,政府又每户投入约8万块钱,对民居进行了风貌改造。同时还配备了有线电视、电话、网络等现代化设施,以及热水器、冲水厕所等城市生活设备。一位村民说,地震时,我还以为生活至少要倒退20年,没想到还前进了30年,如今比起死去的人我相当于多活了30年,这都要感谢党和全国人民啊。

  那晚,我整理这段录音一直到深夜,读了一遍又一遍,久久不能入睡,我被这些坚强不屈、百折不回的汶川人和汶川精神感动着、鼓舞着……

  也许命中注定要和草坪结缘,到草坪的第一天刚好是我的阴历生日,而在草坪的最后一天恰好是我的阳历生日。这件事我没和任何人提起过。马上要离开了,我想送老乡和团友们一个惊喜,就拜托一位村民到乡上去买些烟火。后来这件事被村长知道了,于是我的生日便成了百村调研最后一晚的主题。大家为我煮了长寿面,还一起围着篝火跳起了锅庄舞、唱起了生日歌。一声声爆竹响彻云霄,璀璨的烟火划破天空。这是我人生中最为特别的一个生日,在我的心底划下了永不磨灭的美丽痕迹。

  晚上回家时,老书记依旧点着灯,守在门口,但表情看起来却有些沉重,他拉着我的手说,“娃儿,你走了,我会不习惯的”。我的眼眶随之湿润了。那晚为了准备第二天的汇报,我工作到凌晨3:30,但还是5:30就起来了。我独自出去打扫美丽的草坪村。回来时,老书记拿着我熟悉的杯子已经沏好了茶,我接过杯子对他说,“老书记,我会回来的”。

  回到北京,又一次缘分让我和汶川的老乡紧紧地连在了一起。6月22号晚上8点半,我跟随张璐书记去参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政务直通》栏目,老乡们知道后开心的不得了,本来准备在村里的广场上一起收听,但山里没有信号。为了从电台上听我的声音,听我讲在草坪村的事儿,老书记带着乡亲们一路开着摩托车拿着收音机找信号,结果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几句。从广播室出来,已经快十点了,接到老书记打来的电话,一个劲地说,小孙讲的好啊、讲的好啊。我又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汶川的父亲挂念和鼓励孩子的声音。

  七天,只是生命时光的短暂一瞬,却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一生。作为一名没有农村生活和工作经验的水利青年,调研前我对陈雷部长提出“推进民生水利新发展”的要求理解并不深刻,尤其是对民生水利的理解更多的是停留在概念上,缺少真情实感的维系。而经过这七天的乡村之行,水利工程在我眼中已不再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混凝土了,而是老书记和乡亲们对于幸福生活渴望和祈盼的眼神,更是水利人对“民生多艰”的深刻理解、用心体会和全力以赴!感谢百村调研,感谢汶川,给我们一次弥足珍贵的心灵洗礼和重塑理想信念的实践机会,让我们将个人的成长与肩负的责任与使命紧紧连在一起。“根在基层,情系民生”,我们会把在调研中对农村的了解、认识和思考,以及和村民结下的深厚情谊带到本职工作中去,更好地为基层服务、为人民服务。

  很不幸,草坪今年又遭受了泥石流和山洪灾害的侵扰,由于防洪基础薄弱,洪水再次给草坪带来巨大的灾难。在这里我也代表全村365名乡亲和8个在京的娃儿恳请大家更多的关注汶川、关爱草坪。

责编:朱朝明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承办:水利部水利信息中心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