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宁夏万元GDP用水量3年下降近三成 一个缺水省份的节水经(政策解读·聚焦水权改革(下))

【字体:      】     打印     2018-01-1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宁夏万元GDP用水量3年下降近三成

一个缺水省份的节水经(政策解读·聚焦水权改革(下))

本报记者 朱 磊 禹丽敏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13日 02 版)

  2017年11月,宁夏水权试点成为全国首个通过验收的试点。开展水权改革3年来,宁夏试点的主要内容是水资源确权登记,即按照区域用水总量控制指标,开展引黄灌区农业用水以及当地地表水、地下水等的用水指标分解;在用水指标分解的基础上探索采取多种形式确权登记。

  短短3年时间,这个人均水资源量不足全国平均水平1/2的省份,用水资源刚性约束倒逼产业转型,显著提升了用水效率,万元GDP用水量下降28.7%,用水总量减少7.2亿立方米。这一切,是怎样做到的?记者日前进行了调查。

  率先实施水权转换制度,市场之手平衡用水需求

  事实上,在水上做文章,宁夏已经做了整整14年。

  2003年,宁夏便在全国率先实施了水权转换制度,以市场之手协调区内水资源的合理使用,走出工业投资—农业节水—有偿使用—转换水权的水资源配置新路子。

  2005年,宁夏将国务院“黄河水八七分水方案”确定的40亿立方米可耗用黄河水量指标分解到5个地级市,随后进一步将用水总量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区纳污限制能力“3条红线”控制指标分配到市县,在引黄灌区形成了区市县三级初始水权控制体系、最严格水资源管理控制指标体系和农民用水协会相结合的管理模式。

  “通过水权转换得到用水指标,实际上是在农业节水中等量置换出用水指标,不仅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而且使投资节水与转换水权相结合,用市场之手进行节水激励。”宁夏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副局长司建宁说,这一模式实践多年,为水权改革试点奠定了基础。

  自2014年开展水权试点以来,宁夏开始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通过发放取水许可证、水权证的形式,进一步细化分解到工业和服务业企业、乡镇、农民用水协会和农业用水户,在区域用水总量控制指标与取水户之间形成了基本闭合的管理体系。3年来,试点目标顺利完成,农业确权水量为45.64亿立方米,共发放水资源使用权证353本,工业确权水量1.27亿立方米,水权交易试点累计交易水量1500多万立方米。

  定量控制每条水渠,基层自我规划用水指标

  “以前没有具体定额,村民用水缺少节约意识,水权确权实行以后,每个水渠都有定量控制,曾经的大水漫灌成为历史。”贺兰县新民村农民用水协会会长张清对这种农业用水方式的变化深有体会:过去向政府伸手要水,现在确权之后自我约束、自我规划用水指标,科学集约开展生产。此外,节余出的水再投入市场交易,也能促农增收。

  贺兰县水务局副局长吴建军介绍,水权指标和最大引黄水量目前在贺兰县已经全部细化分解到每一条支渠。为生态引水留足一定水权后,全县水权指标全部进行分配,将来的水权还要细化到每家每户,这个过程需要综合考量各项指标。

  “水权确权根据工业、农业等类别有不同的确权方式。在农业生产中,也会按照不同灌溉条件采取不同确权方式。比如,在引黄自流灌区收集统计近5年各直开口实际用水量,在此基础上结合近年种植结构、用水定额等进行平衡确定。”司建宁介绍。

  水权确权之后,如果出现节余或缺水,该怎么做?2017年3月,宁夏通威现代渔业科技公司、权瑞福生态养殖公司多次到常信乡及贺兰县水务局申请用水水权指标。为解决企业的养殖用水,4月下旬,当地组织通威公司、权瑞福公司、太子渠管理所等多方召开水权指标流转协商会议并签订水权指标流转协议,由太子渠管理所一次性向养殖企业流转农业灌溉水量80万立方米,流转交易水价为0.17元每立方米,交易水费为13.6万元。

  “因为两家企业均从事高端水产养殖,前期情况不明,预订的鱼苗到期而没有水源可供,找上我们的时候也是非常着急。水权交易解决了企业迫在眉睫的用水问题,也通过确权的形式激励农民用水协会加强节水管理,减少了水量浪费。”吴建军说。

  截至目前,宁夏已开展水权交易项目20个,批复转换水量16992.9万立方米,实现了工业支持农业节水、农业节水后的指标支持给工业用水的双赢。

  以水定地、以水定产,严格遵循总量控制原则

  农业水少地多、灌溉可用水资源量与土地面积严重不匹配、引黄自流灌区灌溉面积不实、扬黄灌区超设计规模发展、个别县区超指标用水……针对这些问题,宁夏在水权确权过程中,坚持以水定地、以水定产,以国家分解下达的2015年自治区用水总量控制指标为确权水权的最大“外包线”。一方面,确保确权总水量不超过区域用水总量控制红线;另一方面,初步建立了水资源要素对经济社会发展的约束机制。

  “严格遵循总量控制原则,带来的最大改变就是观念转变,水权概念深入各级政府部门、水管单位、用水协会以及群众心中。因取水而产生的争议得到极大缓解。”司建宁说。

  宁夏在水权确权过程中,注重做好改革统筹,较好发挥了水权确权的“牛鼻子”功能。将水权确权和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相结合,同时将小型水利工程产权一并确权。

  比如,西吉县在水资源确权登记过程中,以节水灌溉工程为单元,已经移交村委会的18个小型节水灌溉工程水权确权给村委会;夏寨等水库的水权按照管理权限确权给乡镇水利工作站,井灌区2246眼机井确权到各村委会,实现了工程产权主体和水权主体的有效衔接。

  “下一步确权范围将扩大到全区,农业灌溉用水将确权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用水协会等用水主体,有条件的地区鼓励确权给农户。”司建宁介绍。

作者:    责编: 杨柳
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面

访问量统计 | 排行榜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4010557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承办: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总机:010-63202114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广路二条2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