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水乡东莞的河湖“清四乱”战役

【字体:      】     打印     2019-12-11 10:3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从小在这河边长大,小时候还在河里游泳,现在又可以游了!”11月21日,在广东省东莞市道滘镇流涌河边,小河村村民叶润达自豪地对《工人日报》记者说,今年七八月河边的绿道铺好后,他们一家四口经常来逛,“我还拍了短视频发朋友圈呢!我们农村也有网红打卡地了,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幸福感。“

  日前,本报记者近日随水利部组织的全国河湖“清四乱”主题采访团来到东莞,了解当地的专项整治行动对河湖面貌带来了哪些改观,又给民众带来了哪些获得感、满足感、幸福感。

  由于近年来“人水争地”现象愈发突出,非法侵占河湖空间问题日益严重,河湖生态、防洪、供水安全受到巨大威胁,水利部在2018年7月部署全国“河湖清四乱”专项整治行动,对未经许可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采砂等乱占、乱采、乱堆、乱建(四乱)问题亮剑。水利部副部长魏山忠透露,截至2019年11月21日,全国已整治河湖“四乱”问题12.29万个,其中规模以上河湖“四乱”问题整改完成率达到99.3%。

  从“忍一忍”到“打一仗”

  11月21日,东莞市中堂镇马沥村一处休闲公园里,56岁的村民梁钻霞带着孙女在晒太阳。“现在这里风景好,空气好,我们每天都带着孩子来玩。“她乐呵呵地对记者说,“改造以前,我们几乎都不敢出门,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

  这是中堂镇开展河湖“清四乱”专项工作的一个典型案例——把一个污染环境的水泥厂改造为一个美丽的公园,复绿面积达5.4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约4763万元。

  中堂镇党委书记叶沃昌介绍,佰德水泥厂不仅排放污水,污染水体,而且存在粉尘污染,周边能见度低、空气质量差、噪音大,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生活质量。“这是广深高速上的一个’黑点’,很难看,必须除掉。”

  借水利部“清四乱”的契机,中堂镇制定了清拆改造方案,要求镇人大将整治改造工作纳入重点督办项目,由镇人大主席郭陈明亲自牵头督办,依法取缔佰德水泥厂。

  佰德水泥厂占地面积约54033.1平方米,共有建筑物42栋,总建筑面积21805平方米。面对繁重的清拆任务,该镇成立拆除专项工作组,制定拆除工作日程表。

  2018年9月5日,在解决清拆赔偿问题后,立即部署拆除队伍入场进行建筑物拆除,于9月13日完成拆除。清拆期间,日均15台挖掘机同时作业,每台挖掘机日均工作13小时;平均每日在场作业人员70人,每日人均工时13小时;共运出石粉及建筑废料83533吨,共动用车次3570车。

  “简直像打了一场淮海战役。”土生土长的中堂镇人郭陈明感慨,佰德水泥厂改造项目切实解决了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

  “以前迷迷糊糊,觉得为了发展经济,环境的问题忍一忍就过去了,慢慢地,向往美好生活的声音越来越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了。“郭陈明说。

  “龙须沟”变“度假地”

  黄昏时分,泛舟华阳湖,宽阔的湖面水波荡漾,偶有白鹭掠过,迎着夕阳远去,留下漂亮的剪影。“东莞居然有这么美的水!”外来者感叹。

  这里曾经是东莞的“龙须沟”。

  位于东莞市麻涌镇西侧的华阳湖片区原为以化工、电镀和洗水漂染行业为主的传统工业区,河水发黑发臭,农田大片丢荒。2013年以来,东莞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推动华阳湖周边企业整治退出,对洗水、电镀、漂染等不符合产业规划的企业引导退出,对158家污染企业进行关停。

  通过环境综合整治,水质从劣5类恢复到3至4类,空气优良率从2013年的52.3%提升至2018年的85.3%。

  “我们确立了以治污促转型的思路。“麻涌镇党委副书记薛幼东告诉记者,通过整治华阳工业区,引导散乱污企业推出,倒逼产业结构升级,盘活近5000亩土地更新改造,吸引一大批省市重大项目落户。2018年,麻涌镇生产总值260亿元,增长7.8%。“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实现了有机统一。”

  如果再往前追溯这个小镇的历史,你会发现,20世纪五六十年代,麻涌镇是鱼米之乡。20世纪90年代,这里迅速走向工业化,经济增长较快,但由于产业结构不合理、发展方式粗放,环境问题也随之而来。

  还河于民,为群众提供了更多亲水空间。现在的华阳湖景区年均接待游客350万人次,是珠三角重要的休闲度假基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这里得到最好的印证。

  事实上,“华阳湖“现象在东莞的水乡地区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出于提升城市品质、推动高端要素集聚的现实需要,更为了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东莞市以水乡地区为突破口,大力推进污染治理和生态建设,投入17.1亿元推动水乡地区污染企业整治退出。

  治水是真正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东莞市同沙社区党工委书记钟汉良2018年开始担任村级河长,巡河成了他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必修课。一个月4次,每次7公里。“要看看河面是否有垃圾、河边绿化是否存在缺失、河道是否有污染排放,然后通过APP把相关信息同步到河长办。”

  钟汉良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10月的一个周六,他在巡河中发现有偷排现象,“那水像牛奶一样”,立刻报河长办。随后,河长办协同社区企业办、社区环保部门和社区水利部门等立即查处,当天就查到是一家陶瓷生产企业清洗设备偷排的水。这家企业当天关停,12月搬离。

  “也不能说就有多少成就感,就是发现污染环境的现象,把问题解决了。“在他眼中,护好这一泓清水就是本职,“原本河里工业污水横流,整改后深得民心,是真正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位于珠江口东岸、东江下游的东莞,境内共有大小河流669条,是珠三角地区河网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受历史遗留问题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全市河湖管理范围存在严重被违法侵占的现象。

  近年来,该市全力推进河湖“四乱”问题的清理整治,先后完成了909宗河道管理范围内违章建筑、182宗砂场和1宗侵占水库管理范围违建清理工作,纳入省“清四乱”范围的503宗河湖问题已全部上报销号。

  通过开展“清四乱”专项行动,不仅确保河湖行洪通畅安全,而且改善了河湖生态面貌。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邹振宇表示,这得益于广东充分发挥河长制优势,落实党政领导管护河湖的领导责任,加强部门联动形成合力,同时完善制度机制,为河湖长治久安提供法律保障。

  东莞水务局副局长刘永定介绍,该市将“清四乱”列入市年度主要工作任务以及全市河长制工作考核范围,制定了《东莞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责任追究和基层河长考核实施意见》,今年以来已对包括“清四乱”在内工作推进不力的8名河长及职能部门负责人进行追责和全市通报。

  魏山忠日前就强调,各地要再加大整治力度,要充分利用好河长制湖长制这个抓手,把压力通过河长湖长传导到市县,让市县切实发挥抓落实的重要作用,督促市县党委政府切实履行专项整治的主体责任。

  不过,东莞水务局副局长刘永定也向本报记者坦言,对治水而言,目前最大的困难还是黑臭水体。

  刘永定算了一笔“账“,东莞列入河湖名录的669条河涌中,2018年有102条水体消除了黑臭,2019年可以整治不少于100条,2020年计划完成200条河涌整治。”到2021年,全市河涌将全部消除黑臭水体。“

  “发展30年累积的污染要一下子处理完很难。”刘永定直言,工业城市要做到零排放很难,现在东莞的做法是,加大环保执法力度,推动企业集中入园,统一处理排放问题。

  采访手记

  对水要有真正的一份热爱

  印象中的东莞是个生产线上的城市,是硬朗的。此次随水利部调研一圈,发现了它柔美的一面。

  这柔美来自水。

  也许很多人都不了解,位于珠江口东岸、东江下游的东莞,境内共有大小河流669条,是珠三角地区河网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

  从河湖密布的水乡到工厂林立的城市,经济的迅猛发展不仅带来了荣耀,也留下了伤痕。“忍一忍”不是长久之计。在民众对改善生活环境、提升生活品质的期盼日益迫切的当下,河湖“清四乱”成为一场只争朝夕、志在必得的战役。

  在这场专项整治战役中,不仅需要市县党委政府切实履行主体责任,也需要更多来自民间的力量。

  “我当河长时间不长,但非常喜欢这个神圣的职业。”

  “我看到河总是走走停停,动不动就被河水粘住了。”

  “要有真正的一份热爱,才会真正地关心这条河流。”

  ……

  这些充满柔情的声音来自东莞市麻涌镇的一群民间河长。这些志愿者中,有工人、有农民、有律师,还有机关工作人员,来自各行各业的他们,因为这份“真正的热爱”走到了一起,共同守护一泓清水。

  事实上,护水不仅仅是“相关部门”的责任,也是你我每个人的义务。护水不仅是一场硬仗,也是一种温柔相待。就像东莞,不是只有硬邦邦的工厂,还有清新秀丽的河湖。东莞,不只是世界工厂,也是岭南水乡。

作者:    责编: 王昊源
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面

访问量统计 | 排行榜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4010557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承办: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总机:010-63202114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广路二条2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