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共赴绿色之约 守护母亲之河

【字体:      】     打印     2018-01-0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作者:本报记者 张焱 訾谦                                                                                               《光明日报》( 2018年01月05日01版)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长江经济带新景观】

  开栏的话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要支撑。两年前的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两年多来,长江沿线各省市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不仅提高了发展质量,也给两岸群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幸福感。今天起,我们将推出系列报道,带领读者一起走进长江经济带新景观,品读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故事。

  汽船行进在东洞庭湖辽阔宁静的湖面上,突突的声音惊扰了远处滩涂的一大群水鸟。一时间,鸟儿翻飞竞逐,颇为壮观。

  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张鸿递过望远镜说:“看,那就是小白额雁。”

  这是一种精致的候鸟,家鸭大小,橘黄色的腿短而有力,环嘴的白斑一直延伸到额顶,眼眶边自带一圈金色的眼影将它们与近亲白额雁区分开来;这也是世界上最稀少的涉禽之一,因为生存环境的破坏,近几十年来,种群数量快速下降、分布区域缩减,全球仅剩3.5万只。

  但是,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出台的两年中,小白额雁的数量开始出现回升。不仅如此,两年多来,伴随着生态优先、协同治水、立体交通、产业升级的推进,沿着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正从构想变为美好现实。

  护生

  小白额雁生存环境的变化,提供了透视长江经济带生态建设的微观镜头。

  每年10月,全球60%~70%,也就是大约25000只小白额雁,从白令海峡出发,经过一个月艰苦而持续的飞行,在11月间到达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在保护区辽阔的滩涂沼泽中,小白额雁们悠闲信步,吃它们最喜欢的江南荸荠、看麦娘、狗牙根,为来年的繁殖补充能量,积蓄力量。

  北纳长江,南接湘、资、沅、澧四水,洞庭湖水天一色,横无涯际。作为长江中下游仅存的两个自然通江湖泊之一,它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长江流域生态安全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

  然而,近几十年来的人类活动却破坏了这个美丽的大湖——大规模种植的黑杨树挡住了候鸟滑翔的空间,候鸟找不到降落处便另觅去处;建网围矮围对洞庭湖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湿地中的麋鹿、候鸟一旦误入便很难走出来;非法采石挖沙更是破坏了湖区植被,影响黄金水道的航运交通。

  改变发生在2016年。那一年湖南省委省政府编制了《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水环境综合治理实施方案》,随即启动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行动,全面铺开沟渠塘坝清淤、畜禽养殖污染整治、河湖围网养殖清理、河湖沿岸垃圾清理、重点工业污染源五大专项行动,动员督促,问责问效。截至2017年11月,洞庭湖网围矮围养殖全部清除,畜禽退养完成退养总面积的97%,生态环境治理成效初步显现。

  随着生态系统的改善,目前洞庭湖候鸟的种类已由10年前的200多种增加到300多种,2016年监测到越冬水鸟18.3万余只,数量创下2006年以来之最。

  不知如今,小白额雁们是否会窃窃私语,八百里洞庭如今天更蓝,水更清,滩涂更辽阔,更适合鸟儿歇翅停回。

  洞庭水的整治,是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缩影。以更多长江经济带上的湖泊支流为支点,一张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之网建立起来。

  治水

  一个长柄网兜、一把铁钳,每天清晨六点,浙江省舟山市白泉镇方岭下村民间河长章红星已经带着这些装备出门了。

  “去年3月,听说市治水办和舟山晚报联合招聘民间河长,我马上就应聘。”1130米的电厂新河,章红星每天早晚巡视两次,这占去他一天中很长的时间。而四年前,章红星还是一个小砖瓦厂的老板,手下雇着七十多人,“一年嘛,也能挣个一两百万元”。

  章红星开了十几年的砖瓦厂因为污染问题被当地政府叫停,之后电厂新河迎来了一次整治,水环境大为改善。“心里也想不通,也生气,但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看到整治之后堆成山的垃圾没有了,河水也变清了,花草都种起来了,慢慢思想这个弯就转过来了。”

  与舟山市的62个民间河长一样,每天章红星巡河的路线都会通过手机中“河长”APP实时上传至各区河长办公室监管信息平台,而巡视中的问题,小到村民是否乱扔垃圾、河道保洁以及水质,大到河道工程施工情况、是否出现违法排污问题,章红星都一一记录下来,打电话向治水办汇报,请求处理和援助。

  “刚当河长的时候,看到一个村民吃完包子顺手就把塑料袋扔河里了,为了这事我们差点打起来。”章红星笑着回忆起以前的事情。经过整治,村落日渐灵动和美丽,大家的观念和行为慢慢发生了变化,懂得珍惜和维护现在花园一般的生活环境。

  天下水系通长江。和其他通往长江的千千万万个支流一样,电厂新河的治理最终会改变长江干流的整体生态。

  长江流域覆盖9省2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然而,很长时间里,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流域的大规模开发,母亲河面临着生态困境——流域内洪涝灾害频繁、水资源供需矛盾加剧、水利设施薄弱、水生态环境恶化,这些都制约着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早在2012年,水利部水资源公告数据显示,全国废污水排放总量758亿吨中,有近400亿吨排入长江,几乎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

  善治国者,必先治水。

  “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定下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理念要先进,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位,正在成为沿江各省市的共识和行动。

  执法

  “这天终于来了。”47岁的蒋旭想。

  2017年12月19日,一支70人的专业拆除施工队进入毗邻长江宜昌南岸的宜昌田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开始对其300多台套、总估值近2亿元的生产装置进行拆除。

  田田化工位于宜昌市军区艾家镇,距长江最近处只有100多米。在2009年接受湖北三宁化工重组后,其工业废水、废气属达标排放,固体废物处置均符合环保要求,公司累计实现销售收入17.43亿元,年均利税达到2790万元。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宜昌市2017年11月底出台方案,要求2020年年底以前,长江沿线1公里内化工企业“清零”。田田化工对此积极响应,主动关停。

  田田化工总经理李先容告诉记者,在企业生产红火、效益稳定的情况下关停,意味着要承受3亿元的损失。但是,企业毕竟年耗20万吨煤、1.7亿千瓦时电和大量水。“为了生态长江和美丽宜昌,应该履行社会责任。”

  1992年大学毕业,蒋旭便进入田田化工,从工厂中的年轻人成为骨干力量,对企业有很深的感情。“企业关停后,若安排到三宁化工,我仍愿意继续为企业贡献力量。”

  据宜昌市副市长袁卫东介绍:“关闭这些利税企业,政府的确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虽然大部分化工企业都符合当下的环保标准,但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些企业的发展红利已经消失,只有贯彻绿色发展理念,未来才能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发展。”

  停伐天然林、关停长江沿线化工企业、整治沿江非法码头,监管非法采砂……立下“长江生态环境只能优化、不能恶化”的军令状,硬化约束,铁腕护江,一系列专项整治行动在沿江11省市竞相开展。

  大江来从万山中,山势尽与江流东。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衔接大气、水、土壤三大行动,一场生态环境建设立体战役在长江边打响,一幅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美丽画卷也将在中华大地的中轴线上徐徐铺开。

作者:    责编: 胡亚利
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面

访问量统计 | 排行榜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4010557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办公厅  承办: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总机:010-63202114  网站联系电话: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广路二条2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网